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J3】我的智障哥哥-15   /策藏/现代paro/义兄弟/

李瑜达的手机是叶英送给他的饯别礼,挺新潮的,第一次见的时候吓得他差点一个没拿稳给摔了。黑色的光洁的屏幕,亮亮的,可以当镜子照。他第一次见触摸屏的手机,惊讶得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这个……给我?”他双手攥紧黑色的手机,扎着眼睛盯着叶英,满眼惊喜到惶恐。

叶英点点头,没告诉他是在给叶瑾买的时候顺便给他的。

“这样你和墐儿便可常联系。”他道。

“这就是电话吗?!”李瑜达小心翼翼地戳开屏幕,盯着使劲儿看。

“喏,这里,可以输入我的号码,然后这样……”叶瑾凑到李瑜达身边来给他指点。

“然后我这边就可以接到你的电话啦。”叶瑾晃了晃手上的白色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李瑜达的号码。

然后他又给李瑜达打了过来,李瑜达生硬地戳着屏幕认真输入了叶瑾二字。

叶瑾的名字后面跟着一串儿数字,就这么被存了下来

“啪嗒。”

“啪嗒。”

李瑜达的眼泪落在了定格在此的手机屏上。这时候的他进入军营已经三个月了,今天也没吃到饭,还被罚出来站夜班。

同营的人都说他是个智障——像以前学校里那样——哪怕他跑步多快、军姿站得多标准、歌儿唱得多响、也都没用。

他们还说他什么都不懂,是个土包子。尤其当他拿着手机不知所措地摆弄屏幕的时候,当他面对着新奇的物什畏畏缩缩想动手去碰碰又不敢的时候,当他在人群的注释中吃下奇怪的吃的在众人的哄笑中捂着嘴蹲下的时候。

为什么,外面的世界是这样的啊。为什么什么都没有改变。他想。我明明已经很努力。

被巨大的恐惧与包围——这是他第一次清晰地察觉到“命运”的存在。李瑜达攥着手机死死盯着发光的屏幕,哽咽着,断断续续抽泣。

*

李瑜达依旧是那个各个科目都班上第一、营里拔尖的兵娃子。可他也依旧是那个被一众小伙子欺负的对象。久而久之年少时不知历经多少才锻炼出来的那点儿表达能力便被消磨:既然说出口的话都是错、都很土,那不如不说呢。

小麦肤色,站在人群前面,身后总跟着嘲笑声的人,那准是李瑜达没错。哪怕指导员强调过,教导过,也没有用。何况,指导员并不是随时都有闲心管这些事儿的。

李瑜达几乎已经习惯了。习惯了将每个月的生活费打到叶瑾的卡上,纵使这可能连叶家予他的零花钱都不如。习惯了对每一个顺口问起他近况的人笑着说我很好,然后咬着牙吮尽口腔内的血腥味。甚至习惯了再如何努力也纽不转的生活,但他不曾妥协。

他只是会在放肆哭泣的深夜里呼喊叶瑾的名字,像一只受伤的狼拖着残肢爬上高山向着圆月嚎叫。

*

李瑜达已经可以熟练使用他那个手机了,尽管他依然不喜欢用。这次和燕小联系上,还留了联系方式。

那次假期和燕小见面,两个人去撸串,偷偷喝酒,灌得该说的不该说的,该哭的该笑的都倾诉完了。两个人的境况都说不上好,但诸多辛酸苦楚都是无法用语言说出,说出也不会减少分毫的。他们过早地迈进了世界,追求所谓的渺茫的不切实际的梦想,忍受真切的时刻经受的煎熬,一点一点剔除掉自己的骨头,将自己塞进“世界”中。那其中的辛酸苦楚,其中的嘲笑轻视,怎么是能用语言说得出来的。

他们碰杯,然后一饮而尽。清脆的声响回荡在只几人就做的深夜的大排档,酒精帮助造物安抚受伤的灵魂。

他们少年时懵懂的坚持,在日后会成为最尖锐的枪,最厚重的盾,只是此刻,他们不会知晓。

——————————————————————————
叶家设定大概是尖端武器工业,同时也会占其他各种公司的股份。属于家族产业这样,现任CEO是叶晖,叶英属于尖端设计师的类型,因为是叶英所以其实在各种声望的存在感极高。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