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J3】我的智障哥哥-16 /策藏/现代paro/义兄弟/

(时间接13章叶瑾线)

叶瑾下了车拎着行李站在财院军训地点的大门口。这里是一个严整的军队训练营,而他们一群财大的公子哥大小姐将在这里度过五天的军训生活。

叶瑾对财大印象不错,可能是从小寒酸惯了,对高大上的豪华校园有一种近乎本能的喜欢。说来也巧,他竟在这里又遇到了江婉儿。这些年两人多少也有联系,大约知道她参加了什么援助计划,却不知道原来最后是进入了这里。他看着江婉儿在人群中明明懵懵懂懂土里土气,却装作自信满满不可一世的样子,未免觉得有些好笑。任何人都能洞穿她高傲掩饰着的慌张,并且对此发出嘲弄的笑声。

叶瑾从进训练营开始就有种微妙的感觉,挥之不去,直到学生们都集结站定,各组教官分配完毕开始训练,直到巡视的教官组长出现,他心里才咯噔一下,恍然。

只见李瑜达身着迷彩服,仰首挺胸朝着自己班教官们行军礼,然后站在一旁认真观察军训。叶瑾暗自思忖,他记得李瑜达此前说过个大概,从军队里受赏识被推荐去天策,又去警校读书过考核,今年这会儿好像刚接到进入天策的通知,过把个月就要正式入职呢——那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叶瑾正在思索,却不想被教官一阵吼叫声唤回神智。

“哎那个同学!长头发扎辫子娘里娘气还顺拐的同学!叫你呢听到没有!”教官远远地指着叶瑾喊道。“你过来!给大家示范一下正步怎么踢的!是不是同手同脚这样!”几乎是暴怒的声音。

然后叶瑾就不负众望地,被揪了出来“杀鸡儆猴”。都是不熟的同学,一个二个都是想笑又碍于面子不敢笑、等着看好戏的神情。叶瑾窘迫得要命,耳根都红了一片,站在队伍面前有些手足无措的。

那教官正要开口,李瑜达忽然出声:“小张,你们这哪算教育学生。”

他眉眼凌厉,横眉冷对时不怒自威,是说不出的威严:“提醒可以,教训可以,能带着人一起侮辱吗?这个军人当到哪儿去了?跑道十圈,现在就去。”

然后又转向一边的副官:“小王,训练先交给你,好好教育,把握好分寸。”最后才转向叶瑾,或者说看向他的方向——那目光实际上并未与叶瑾相碰——“这位同学,你跟我来。”

叶瑾忽然心头就泛起无名火,但还是压住了跟上去。

两人走去角落里,李瑜达才卸下方才冷硬的神情,甚至在一瞬间变得有些拘谨慌张,一如曾经少年模样,开口道:“瑾儿,那个,好久不见。我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哎不是,是没想到战友托我代班的这个军训任务居然就是你们学校的。我没来得及告诉你,我才考完入职测试,这两个月刚好有时间,我战友家里又突然出事,我就来替他,我……”

叶瑾本来就有些气,听他一说却是火上浇油一般直接炸开了:“你来同我说这些做什么,总教官?”

“你不是来教育我的吗?我刚才不是走神了走错步子了吗?”

“怎么,我走错了就不该罚?就该罚教官?你这个军人当到哪儿去了?”

李瑜达想要接口,却又被叶瑾打断:“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新新的一个集体,一群同学,看着我就这么被罚,已经够没面子的了——再叫来和你谈话,是想他们嘲笑我呢,还是知道我走这么大一个后门看不起我呢?”

“你总是自以为对我好。你总是。”他看着李瑜达,明明许久未见的人,明明分外想念的人,怎么见面就吵起架来了呢。又或者只是为了宣泄相隔两地许久不见的时光带来的不可逆转的隔阂。

“可你的好,我从来没觉得对我好。”叶瑾说完,像是被抽掉了全部力气,头也不回地走回队伍去。

——————————
事情是这样的,我的新电脑w10系统自带的输入法没!有!记!忆!功能。每次打李瑜达都非常耗时间所以干脆打成黎雨打然后最后全部替换掉...而昨天很明显我最后忘记替换了😭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