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J3】我的智障哥哥-17   /策藏/现代paro/义兄弟/

这几日阳光毒辣得要了人命,一班贵公子小姐早就给这严酷的军训催成了原始人,扳着指头数日子一天来来回回能数十来次,短短五天仿佛没有尽头。他们每天在食堂战场你争我抢,和交换讨价还价各显神通,晚上在查过房后躺在大通铺上聊各种深夜话题,不可谓不有趣。当然,如此也不得不感叹:财大的军训,真不适合人类生存。

叶瑾尤其苦,不说因为最开始那事儿教官有意无意地针对他,就单说他想靠着自己服众——而不是什么见鬼的李瑜达的身份——就要比别人训练严酷上百倍。

这天叶瑾在食堂刚抢完饭算是安抚了一下一直作怪的胃,洗完盘子,拖着水壶去接绿豆汤。用大铁勺盛起热汤的时候叶瑾就觉得身边都是湿热的水汽,同学的嬉闹聊天声音时强时弱。当他将铁勺对准了军用水壶的小瓶口,竭力稳住手的时候,忽然就觉得眼前一黑,周身的热气都往头上涌去。下一秒隐约觉得手上被什么东西烫到,便失了知觉。

再醒来时叶瑾似乎已躺在了医务室里,总之周身尽是素白的床单,整间屋子空旷又整齐,空气中淡淡的烟味混着军训时早已嗅习惯了的汗味。叶瑾坐起身子,又眼前一黑倒了回去,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头有千斤沉。

大概是中暑了,叶瑾盯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和上面挂着的年久失修的旧风扇想。这时候有人推门进来,叶瑾费力地扭头却只看到一个身着迷彩服,黑发长及腰间的窈窕背影。那女子开口,道:“叶瑾是吧?你中暑了,左手还给烫伤了。药我已经给你上过了,把这瓶藿香正气水喝完就继续躺着吧。”说罢转身抛过来一个小黑瓶,还未等叶瑾看清人的面容就转身离去,倒是个雷厉风行的女军医。

叶瑾灌下一瓶藿香正气水,只觉得难喝得胃都能给呕出来。正当他闭着眼睛恶心那苦涩的药味,门又给人推开了,只见刚才的医生端来一杯水给叶瑾:“蜂蜜水。”

叶瑾一惊,颇为感谢地向医生一笑,勉强支起身子喝水。一边喝一边打量面前的美人儿:标志的瓜子脸,大概因为从军的原因皮肤实在数不上白皙,一双杏眼在长睫下宁静如无波之水,两鬓黑发被简单地挽了一个辫子束在脑后,同其他黑发一齐垂下。怎么看怎么是个古典美人,叶瑾不禁想,要是性子没这么拒人千里就好了。

这边儿裴芜雪也在打量着叶瑾,这少年五官干净英气,一双眼却有着无尽温文尔雅的书生气质,一行一止间皆是天真气息,却又有几分不易察觉的老练的伪装。该怎么说,怕也是个身世坎坷的孩子——毕竟是李瑜达名义上的弟弟,想来纵使过去还算顺利也比不得常人衣食安稳。

裴芜雪端着空杯子出门,差点和守在门口的李瑜达碰到。她看看李瑜达一脸的焦急模样,忍不住带着笑意:“他没事了,休息一下午便好,你也不用紧张成这样。”

李瑜达这才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微笑着向医生点点头。

————————————————————

zh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