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J3】我的智障哥哥-18 /策藏/现代paro/义兄弟/

叶瑾是在深夜被热醒来的,他还躺在白天休息的那个素净的房间里,窗帘被半开的窗户透进来风吹得翻飞。

他额头有些冒汗,已经忘记方才梦到了什么却燥热异常,不耐烦地褪去衣衫推开被子却依然不解。他懊恼地坐起来,把此时恼人的长发拨在一边,四下看了一圈——还是白日里干净朴素的小房间,而此时长夜正半,无几人还复清明。

叶瑾呆坐半晌,见心头邪火消不下去,干脆自暴自弃地面壁躺下,手伸向了自己半勃的性器……

*

李瑜达应酬结束已经是深夜了,正想回房休息推门前却敏锐地捕捉到了房内窸窸窣窣的声响。借着月光他在门缝里窥见了叶瑾。

他的背脊光洁,少爷气颇重,肌肉赘肉皆不多,白皙好看。脊柱分明,一路延伸至被门挡住的尾椎,肩胛随着少年的动作轻轻扇动,像是即将腾空的鸟儿展翼一般。空气中隐约传来压抑的喘息声给一室空气染上暧昧的色彩。

李瑜达怔在门口不知道是进是退,就呆呆地看着——这可是叶瑾,真正的叶瑾。他内心的负罪感同上头的酒意斗得难舍难分,人却扯不下黏在叶瑾身上的目光。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就再也放不下了呢……李瑜达心头忽然冒出来这样一个问题。

直到少年的身形一滞,随后爬起来在桌子上扯了张纸,随意地擦了擦手复又睡下。李瑜达终于从纷乱的思绪中解冻,纵使月光下少年长发如瀑及至腰间,薄被遮掩下宽肩长腿的背影在他脑内反复来去。

终究是留下一声掩抑的叹息在走廊中。

*

叶瑾第二日起来不算晚,天色初明,急匆匆地收拾了一下打算即刻归队恢复训练。推开门正要抬脚往前走,忽然看到前方楼梯角落里有两个人影,一男一女,凑在一起说些什么。

男人的背影英挺而刚毅,透露着经年从军的气质——那是李瑜达,他一辈子都不会错认,而稍远些的女子正是昨日出现的美女医生。裴芜雪秀眉微蹙,似乎正在责怪些什么。她单方面抨击了一会儿,又从包里掏出一纸信封,表情微妙地递了过去。李瑜达则是一直站着任由她批斗,直到接过信封,郑重地欠了欠身,随后走开。

叶瑾脑内明明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李瑜达这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两个人不可能有什么绯色纠葛的,可他还是控制不住地冒出了去打断前方交谈着的两人的想法。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站在这里看完全过程,脑袋似乎还有些晕乎乎的,木然看着两个人打完交到后裴芜雪走向自己这边,看到了自己。

“叶瑾?”她挑了挑眉。“没事儿了就快去训练,别在李瑜达房间赖着了。”

李瑜达房间?嗯?不是医务室吗???

叶瑾懵圈了一瞬间然后迅速极不自然地转身,好让满脸通红的窘态别被人看去。

“糟极了的早晨。”他想,然后拔腿迅速走开,甚至都未和裴芜雪打招呼。

——————————————
假期更新比开学慢系列。
等我军训回来给大家把这段军训结束!就可以高潮搞事情了!切入重点了!
请大家关注叶瑾的感情变化。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