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我对他说 “I'm home.” 是一脸的淡然,习惯的随和.

他只是点点头,挂着半客套的笑容,挑着眉勾着嘴角,散着步子不急不缓地同我向前。鞋底踏在草坪上,轻浅的摩擦声还有细小的虫鸣。大概是分别的曲调。
而阳光明媚到刺眼,是温暖恍惚的色调。

“我早已死在了七十年前”
不知为什么,我补充。像是卸下了某些重担。

“一个载体”
“一个超级英雄,背负人类厚望的载体.”
很奇妙地 有些话自然而然地冒了出来,也许是很久以来情绪的爆发,或是临别前毫无意义的赠言。只是一些心底的东西不断翻涌到了嘴边,不小心将它们倾吐出来。

我不再打量你,这个即将归家的浪子,在一场艰苦的战斗后即将归家团聚的战士浑身让散发着喜悦的气息。我将目光移去自然万物间,渴望寻得片刻的舒坦安宁。你是我送走的最后一个复仇者,最后一个队友,最后一个在这个崭新时代少得可怜的认知。等你上车,发动马达,扬起一片潇洒的尘埃,一切落定之后我会收回锁在你身上的目光,转身去面对工作。
我同你们一一告别,你们有要回的家,我有要做的工作。一切安好。

“责任,家庭,向往这些的人在七十年前被冻住了,现在他变了”

你在车门前驻足,向我伸手。我点点头,笑着握住你的手。
“我会想你的。”我听见自己说。
我察觉到自己的视线似乎一直停留在你身上,而且并不仅仅作为旧友之子。面临着分别我才终于察觉,一点点细微的特别的留意,又仿佛飞蛾对火舍身的靠近。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我确定这让我不再像个死人一样,孤零零地苟活世间。
不再像个Captain America,但像个Steve Rogers.

“我回家了.”毫无预兆的,当你问起我的状况,在思绪还未作出判决之时言语就已先一步迸出。
Home.是的,家。大概像是家的感觉。
我只是笑,不知为何多了几分舒坦与安宁。笑意从眼角漫开,你也一起笑,笑得愉快。

你上车,发动马达,扬起一片潇洒的尘埃。一切落定之后我收回锁在你身上的目光,转身去面对工作。但心里,总有什么不一样了。
FIN.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