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POT】不败 /古设/短篇/

塞外的夜,寒风呼啸。沙丘连绵,不见尽头,偶有几粒砂砾被风吹起,卷着寒风朝向四周涌动。大漠之上有几点疏星,半轮残月,照着军营不灭的烛光。这一片漆黑之中,也只有这点光亮了。
立着赤底墨字"青"字大旗的主营内,隐约可见两人身影。
营内还算暖和,弥漫着淡淡酒香,有几缕昏黄的烛光,伴着青烟缭绕满帐。有一人端坐在案前,垂目沉思,眉心微皱,目光凛凛扫过案上图纸。脑中似有千万人马对阵厮杀,一兵一卒仿佛都在他掌控之内。这便是那人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息。另一人坐其临近,却是泰然自若,风清云淡,似处世之外的仙神。笑容柔和却掩不住骨子里的骄傲,充满神秘却不失亲和。他一手支着头,脸面微微侧向身旁那人,眯起的双目又不时点一点图纸。也不知他是在看人或是图纸,这轻率随性的行为下怕是看透全局的睿智。
"不二。"男人的声音浑厚低沉,就着这酒香,格外得令人沉醉。“明最后一役,我青春与冰帝定会分个胜负。"这个男人便是青春军大将军手冢国光。
"嗯,手冢以为?"不二看似漫不经心地对答,声音空灵却隐藏无限玄妙。他总是能很好地隐匿起自己无尽的思绪,这也许便是青春军军师不二周助最可怕的地方。
"你以为?"手冢看向他
"不二以为有手冢在,青春不败。"不二睁开眼睛,笑意盈盈地与手冢对视。那目光里究竟寄托了几分真诚几分调侃,是无从知晓了。
"……"手冢轻轻摇了摇头,收回目光继续模拟对阵。这夜,说过去就过去了,留给他最后认战术兵法、行阵排布的时间不多了。
帐子里陷入了先前那般死寂,唯一不同的是,这回不二睁着他湛蓝的眸子目不转睛地打量着手冢认真研究的样子。不二那考究的眼神似在把玩一块珍贵的璞玉,又时不时勾起唇,发出无声的微笑。
许久,这静默被手冢一声轻得几乎听不见的叹息打破。
"大将军可是在害怕?"仍然是调侃的语气
"不二,别闹"他按了按眉心,继续道"你觉得我在害怕?"
"是呢…"不二微微收敛了调侃的语气"毕竟这生死存亡之秋,牵连万千性命…"
"恐惧不能改变这一切,我只有尽力改变能改变的。"惜字如金,却透露着坚定客观的手冢式思想。不二忍俊不禁。
"罢了,想你也会这么答复,不如不问。"不二恢复了调侃的语调,还杂着几分似有若无的喜悦。"你继续看罢,我不会再叨扰你了"说罢不二闽一口杯中温酒,专心研究这好酒。
手冢一愣,随后明白不二这般不过是为了为他缓解压力,满上一丝温暖晕开,心中更是鼓足了百般斗志。
这夜很黑,很长,却过得很快。
隐隐觉得天快亮了,不二从睡梦中缓缓苏醒。抬眼便看见那人仍笔直地坐在案前,神态动作都与几个时辰前无异,不禁莞尔,心里开始估摸这人老去之后再看兵书的样子。如果告诉手冢这般念想,怕是他又要说什么不喜欢空想了罢。
也是,到那时我再看那姿态也好。我们有的是年华供彼此蹉跎挥霍,相恋相依间看彼此历尽风霜岁月不居,最后只得两老翁对饮,笑谈人生。不二如是想。
他直起身子,感觉肩上有什么东西滑落。隐不住笑意,却仍然道:"我睡倒了手冢怎么不叫我一声?明明说开战之夜要整夜伴君侧的。"
手冢淡淡看了他一眼,卷起图纸合上兵书,道:"天快亮了,我们出去看看罢。"
转眼间两人已并肩站在沙丘之上,天已经亮了不少,尽管太阳还未升起。
"国光,你以为我们究竟能胜不能胜?"不二眯着眼睛,看着太阳的第一缕光撒在金色的莽莽沙丘上。耳边顿时响起号角声声,唤醒士卒们。
手冢看了看不二,握住他的手,两人十指相扣。他的目光投向日出之方,缓缓地,他浑厚的声音,在广袤的沙海中传响——
手冢以为,青春有不二与手冢,永世不败。
「FIN」

Raining已经很久没有已写手的身份和喜欢冢不二的大家见面了,在百忙之中,学着开始写一些构思精巧,片段细小却韵味深刻的小短篇。(真的非常的短呢)
这次大概是讲开战之前的晚上到第二日清晨,他们两人之间的故事,甚至说不上故事。个人觉得这就是他们相处的方式,就像原作TV里面,堀尾给这两人的评论:感觉像很酷的君子之交。他们相互支持,相互信任,不需要甜言蜜语,更不用肝肠寸断相思不绝,这便是让我、让我们心系的,这两人的爱情吧。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