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BSD】迟 /短篇完结/芥太芥无差/

【1.迟了】
此刻坐在太宰治身边的小女孩有着很好看的淡金色马尾,猫一样的眼睛,深邃却单纯的黑色眸子。她正漫不经心地翻着太宰多年前的一些画稿,随口问道:“妈妈去做什么了啊,太宰先生。”
太宰听到那熟悉的称呼冷不丁地一愣,然后一如既往地微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酒瓶子,看透明的辛辣液体在玻璃壁上飞溅,回答道:“去给你父亲扫墓了。”
小姑娘停下了番漫画的手,凑过去看着太宰:“太宰先生,父亲是个怎样的人?”
太宰挠了挠头,开口依然是那副腔调:“他啊,是个也喜欢称我为‘太宰先生’的人哦。”
小女孩困惑地歪了歪头,然后沉默着继续翻看手上的画稿。

“……太宰先生不是父亲的老师吗。”叫幸子的女孩的眼睛没离开画稿,说话的声音带颤。头埋得更深了,漂亮的头发垂下来挡住了她的眼睛,太宰想她以后一定会成长成为不逊于樋口的美人。“妈妈说……太宰先生是父亲最亲近的人啊……为什么不愿意和我说说父亲呢……”幸子的手捏紧了画纸,吧嗒吧嗒有几滴水珠落在稿子上晕开了墨迹。
太宰难得地愣了,然后拍拍她的小脑袋把她抱在自己怀里。“是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呀。”平日里听得俏皮的尾音,此时却显得有些沉重。

樋口来接幸子离开的时候,狠狠地瞪住太宰治,似乎要把他瞪穿一个洞。太宰当没看见似的,笑得没心没肺,温柔地揉揉小姑娘的脑袋问她下次还愿不愿意来。
他当然没忘樋口有多恨他,毕竟在她眼里太宰治就是毁了她家庭葬了她最心爱的男人的人。他太宰治也不是什么至善之人,不喜欢这种莫名其妙的恨意,多半是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地给人回敬回去的。可渐渐地,他也释怀了,就为着这个延续他徒弟血脉的小生命 暂且无视掉这种敌视吧——这样一来,芥川幸子,那个可爱的小姑娘要悲伤的事可能就没那么多了
然,太宰对于“芥川”的这一点点补偿,太迟了。

整整一个下午,太宰治都以醉酒为理由躺在床上装睡。这样他有足够的借口足够的理由去回忆这个把他的清明弄得一团糟的人,自己的徒弟,芥川龙之介。
如果说是徒弟的话,其实芥川成名反而比他要早——尽管是他先在文坛耕耘的没错,而且芥川也确实是受他教导的后辈。他收下芥川做徒弟的时候,他们都是一贫二白的新手,他也只是早几年在这泥潭子里摸爬滚打。可芥川总就是觉得太宰高人一等,总是抱着太宰的稿子去出版社挨家挨户地敲门,比跑他自己的稿子还勤快得多。可能是因为当年是他把芥川从贫民街带了出来吧,这个在一片混沌中安静地拿着笔头废纸写字的孩子,实在太惹人注意了。不论如何,芥川在看太宰的时候眼睛里是有光的,说是倾慕不如说是信仰。
太宰治是芥川龙之介的神。

可那时候太宰的生活本就过的拮据而贫困,事业上也一事无成,文章无人赏识最终还得靠画三流漫画赚钱勉强糊口。在家里总是受妻子的嘲笑奚落,心情总差到不行。于是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他养成了训斥芥川的习惯,想改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已经迟了。
“芥川,你怎么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芥川,我捡你回来不是为了养一条废狗。”“芥川,作为我徒弟居然写出这样的文章,羞愧得我都想自杀了。”
太宰总是讽刺挖苦,但芥川从来都听之任之。他那逆来顺受的态度,或者说他听到这样的话时毫无波澜的黑色眼瞳刺激到了太宰,于是他的训斥变得更加变本加厉。……可能就是为了弥补当年造成的伤害吧,太宰治现在才对幸子这般疼爱有加。
芥川对太宰的话从来都不回嘴,也不会做出不甘心或者愤怒的表情,尖利的言语投进他的心潭惊不起一丝波澜。他面上依然淡漠,黝黑黝黑的眸子依然紧紧盯住太宰治,投影出他的眉眼轮廓那样恶意相向的嘴脸。
太宰治对人也有乖张不羁的一面,也有和蔼可亲的一面,可他心里知道,他对任何人都是如此的。唯独芥川,唯独对芥川不同,他撕破与世人相处的面具,歇斯底里地用这样极端的方式展现自己内心最丑恶的一面,也许他是希望芥川反驳他的,比如“太宰先生,你欺人太甚了”之类的话,也许就能将他救赎。
就像芥川对世人都高傲不懈,唯独对太宰再怎样的侮辱也逆来顺受一般。这个两人的关系实为奇怪。

【2.迟了吗】
变化发生在一日,突然地芥川邀太宰去喝酒,见面就投出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太宰先生,我要结婚了。”太宰记得当时自己似乎是微笑着说:“哇,芥,居然有人能看上你。”原来不知在什么时候,他已经习惯叫他“芥”了。然候太宰听到喝了一杯的芥川,面色微红,盯着酒杯兀自说:“只是在她眼中看到了自己,不忍心拒绝,只好答应下来。”

后来太宰才听说,芥川最初对樋口也是残酷出了名的,有人传说是受了他老师的影响。据说有次樋口在白日开电灯,芥川便因为她浪费电结结实实地给了一巴掌。“……仔细想来,我似乎是有次因为电费的事情训过他。”躺在床上,太宰喃喃,零星回忆的珠子不小心穿成了线。

之后的日子还是寻常,太宰还是对芥川恶语相向,芥川也还是从不反驳。芥川的极为朴素的婚礼太宰没有出现,却送上了不菲的好酒。那之后太宰消失了一段时间,据说了入水被救起。那之后偶然的一个夜晚,难得喝醉成一滩烂泥的太宰来找芥川,两人莫名其妙地发生了些什么,也许是亲吻也许是放纵。总之是让太宰治到如今都不愿再回忆起的尴尬之事。
可有些事他印象太深,抹不去的。太宰记得他问芥川“迟了吗”芥川一如既往没有回答。清冷的月光洒在他脸上,却辨不清情绪。

随着喜事向芥川而来的,还有际遇。芥川发表的第三篇文章居然引起了文坛上的轩然大波,这是太宰治也始料未及的。那之后芥川的文章精品频率不断攀升,名气渐渐超过了太宰治,成为了小有名气的新手。可他依旧向每个出版社推荐太宰的文章,勤勤恳恳,一如当年。
在他的推荐下,太宰的文坛之路也开始变得顺畅起来,陆续有杂志表示愿意刊登他的文章。
在第一次有杂志主编表示愿意给太宰的文章一个机会的日子,也是太宰第一次在芥川脸上看到微笑的日子。面对着微笑的像个孩子的芥川,太宰破天荒地没说出讽刺的话。冷静了些的芥川嘴角还带了些笑意,却已恢复了平日的淡漠。下一刻 他紧紧拥住太宰,而太宰也就是那一刻才发现,原来这个孩子是如此的坚强,有力,同时又脆弱,敏感。
太宰张了张嘴,想说句“谢谢”,最终出口却变得无声。如今的他很想再问问芥川,这一句谢谢,也迟了吗。

芥川的死来的让人措手不及,一个普通的雨夜,在马路上出了车祸。司机说是他自己突然出现在那里的,叫人没法减速。
后来太宰想起那日他对芥川说的最后一句话:“芥,你真是太贪心了。”太宰又得知芥川是要将他的文稿送去出版社,他还没来得及通知他他为他争取的出书才名额。太宰又得知,那一日早些时间樋口将她怀孕的事告诉了芥川。
事到如今,太宰都没有明白究竟是芥川选择的死亡,还是死亡选择的芥川。他只清楚现在他安稳地享受着的一帆风顺的事业,表面上对他恭敬温顺的妻子,都是由那条命换来的。而代价就是再没人无止境地忍受他的坏脾气,也没有人让他觉得与“世人”不同,更没有人在他低低唤一句“芥”的时候沉沉地回一句嗯,然后将他拥抱。

“迟了吗,芥。”太宰在被这个男人毁掉的清明,这样喃喃着问。

---------------
ps
旁友们快来眼熟我x 我是芥shuai厨bi宁叔——!
关于这篇文:
1.两小时的产物 清明的刺激外加《祭十二郎文》里那句“教吾子与汝子,幸其成;长吾女与汝女,待其嫁”非常戳心。所以芥芥的闺女名叫芥川幸子,也是有借这里“希望”的意思

2.设定很微妙 二次性格为骨少许添加了一些三次的事(顺便一说太宰是已婚设定)。叔叔脑洞比较清奇所以还请海涵。

3.文章里很多直接套用的中国的文化背景!比如清明啊、一个“芥”字的称呼啊……这么写其实是为了……为了自己开心(被殴)因为实在很想写太宰轻唤芥川为“芥” 这样的场景。

总之就这样——!我只是想让你们看到芥太的可能性!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