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POT】我存在的世界 /上/

【0.】
“喂,SYUSUKE,这个男人又叫做TEZUKA吗?”不二由美子指着桌子上某篇文稿问。从房内走出一个清秀的男子,或者说……男孩?他眯着眼睛笑笑地看着由美子“是啦是啦,写到这里就想到‘TEZUKA’这个名字了,就顺手写上了——我就猜姐姐会这样说哟。”
“SYUSUKE…”由美子皱起眉头,盯着“TEZUKA”的字样不说话。
“姐姐每次都会很在意这个名字唉……是以前某男友的名字?”少年笑得狡黠,半认真半玩笑地看着由美子。由美子脸有点红,推了少年一下假装怒骂道:“好啊,SYUSUKE你开始开你姐的玩笑啦?”
少年笑着给姐姐一个拥抱,淡淡道:“怎么会呢?姐姐可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1.】
说道不二周助,那可是当代悬疑推理小说的一把好手。他的行文线索周密,主副线并行,相互交错却主次分明。贯穿无数个平凡人,小故事,每个故事都总能给人温暖的启迪,所以他即使初涉文坛,资历尚浅,也颇受各个年龄读者好评。尤其在媒体曝光照片后,这个纤细的美少年更是受到广大花痴少女们的狂热追捧。
他是在四年前开始创作的,据说此前也是关东地区的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球选手。可惜四年前,正直盛年的他却遭受了一场严重的车祸,腿部有伤未能痊愈。后来就转而投身小说创作。说来也是奇怪,他的每一篇小说都有一个叫“TEZUKA”的男人出现。而“TEZUKA”在作品中并不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人,但总能在剧情陷入危机时给予提示。他总是一闪而过。根据描写,能大概勾勒出的TEZUKA应该是一个身材结实高挑,茶色头发,戴着无框树脂眼镜,一脸冷漠淡然,行事雷厉风行,一丝不苟的严肃的男人。他的话很少却很关键,行踪神秘,一直是FANS们猜疑的焦点。
尤其是每次小说末尾,当主人公解开谜团,去感谢他并问有什么能帮到他时,他总会说:

关于TEZUKA的身份,FANS们有这样几种猜测:
一部分FANS认为TEZUKA是FUJI在小说中的身份——意象之类。
他们身上都有那种气质,那种淡泊的、宁静的、深不可测的灵魂,如出一辙的相似。那总会在关键时刻帮助主人公这点也说得通了,毕竟有种说法说主人公就像是作者的孩子一样。由此引发了一系列“考据党”对小说的细枝末节进行细致入微的盘查,然后苦思冥想,写出一篇篇长篇大论侃侃而谈。运用无数种方法论证了“TEZUKA就是FUJI”这个中心论点。
更有支持者YY了文中多次提及的“恋人”是谁、为何是男他。一时间FUJI相关的论坛上以强势总裁、弱气美少年、阳光大男孩、街角小流氓等众多类型男士为这个“恋人”的同人小说霸满了屏幕。由“”以及四年前的车祸为主要根据而伸发出的不同版本的耽美小说,更是涉及了穿越、宫斗、校园、黑【。】道、总裁等不同小说主题,琳琅满目应接不暇。
还有一部分FANS认为TEZUKA所说的“恋人”就是在说FUJI本人。主要是因为有人说FUJI的生活状态完全不是“TEZUKA”那么严谨的。换句话说,FUJI笔下的TEZUKA就是他恋人的影子也说不定。
FUJI可能是个同性恋——她们这样说。“气质真的很像呢!”
对于这些谈论,FUJI本人也是知道的。他曾一边翻着一篇同人文一边感叹“我都不知道哎,原来四年前那场车祸是XX的母亲为了防止我们在一起才制造的啊——啊、姐姐?”不二看着一口茶喷出来的由美子,终于憋不住大笑起来。
由美子擦了擦嘴角,装作恶狠狠地说:“谋杀呢?周助你为什么不申明一下,省的FANS们弄出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不二笑眯眯地托腮,仿佛很认真地思索了几秒,道:“姐姐不觉得这个样子很有趣吗?”
由美子当日又再次无比认真地反思了自己对周助的教育有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确实,不二很小的时候就丧失了双亲。大概7岁的时候,由美子就成了他唯一的近亲。时至今日,他依然无比清晰地记得他看见从由美子茶色瞳孔中映出的幼小的自己无助的脸,还有姐姐无比坚定的那句“周助,姐姐带着你,我们好好地活下去。”那时的由美子也不过十五六岁而已。
不二由美子就是这样一个无比坚强、乐观、勇敢的女性,不二生命里最感激的人,一个最棒的姐姐。
她每天一边忙自己和弟弟的学业,一边靠着双亲留下来的微薄的财产、一套小房子,以及远亲的一点救济养活着他们。周助的童年,见到的最多的便是姐姐站在他身前,为他遮蔽了一切的背影,还有她回头对他灿烂的微笑。
他爱自己的姐姐,毫无疑问地,深深地感激并爱着她。没有她,他走不到今天。说过说有什么叫做相依为命,这便是了。
记忆的深处,仿佛也曾有谁给过他这般感觉。
【2】
偶然地,不二周助在他的抽屉里翻出了一张很久很久以前的照片。自从他出了车祸,对这些事情的记忆都不那么清楚了,只是隐隐约约记得他以前非常喜欢网球,在学校的网球部有一群蛮要好的朋友,可惜后来都散了也没有联系。
他仔细端详着那张照片,目光扫过一个红色头发的少年时,头突然地痛了一下。
“这个人……是,谁…来着?”不二想。
很快他就放弃去纠结这令他头痛的问题,转而数起照片中的人来——为什么会少一个人呢?他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有9个人啊——“恩,九个人,做很好吃的芥末寿司的河村,喜欢发明饮料的乾,爱操心的副部长大石,有刺猬头的大胃王桃……桃城,还有那个外冷内热的学弟海……什么的,拽拽的小个子越前,加上我。哦,那个红头发的少年,好像是大石的双打搭档吧……还有一个,唔,还有一个……是谁?”
不二自言自语:“不知道姐姐记不记得呢?等她下班回来问一问好了…”这时候,门铃响了。不二应门,看见了一个邮递员,那人问“请问是不二由美子小姐吗?”
……
“抱歉,我是她的弟弟,请问有什么事情吗?”略微中性低沉的好听男音响起。
“厄?!抱歉……”邮递员尴尬地挠了挠头“这里有一封不二由美子小姐的信件,请转代到本人手中。”
“好的,我知道了。”不二笑着又和邮递员礼貌地寒暄了几句,关上了门。他看着信封想,会不是谁写给姐姐的情书呢。
“姐姐也该成家了吧?再老就嫁不出去啦。”
“怎么,这就嫌弃你姐了?”
“嘻嘻,小的不敢啊。”
他曾这样调笑过。不过确实,不二明白由美子迟迟不肯成家就是因为担心他。但他真的已经再也不想姐姐为他牺牲什么了,她已经做了太多太多。不管是出于恶作剧的心态,还是希望姐姐幸福,他都决定利用这封信好好“煽动”姐姐一番。
“叮——”不二打开手机查看 新消息。
“中午一起吃饭吧:D!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在XX店。不二由美子。”
他随手回复:“好!^_^”,准备出门。
不二到达餐厅的时候由美子还没有到,就索性随意选择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先坐了下来。无聊之时摸到了那封信,便随意端详起来。“嗯,居然是火漆印啊,真是个奇怪的人呢。”不二想。突然他看见了几个写在“致不二由美子小姐”的正下方。
“祝您安康。”
他突然开始疑惑同时没来由地心慌起来。很显然,这封信绝对不是情书。
“太奇怪了。”他放下信思索着。目光扫向窗外,忽然看见了正在过马路的由美子。还没来得及打招呼,不二刚笑着站起来,就看见一辆飞驰的卡车闯过红灯……
不二大声喊着由美子的名字,冲了出去。他看见由美子被抛开好远,倒在血泊中,地上的血痕拉了好几米之长。货车上下来一个醉醺醺的司机,一看这场景立刻清醒了不少,急忙翻出电话找急救。
不二在给由美子简单地抢救后,站起身退后几步,异常冷静地用手机拍下现场——司机,货车,车牌,由美子。然后向着打完电话,手足无措地杵着的司机走去。
“你,最好祈祷她没事。”他紧缩双眉,睁眼凝视着那个司机。一为愤怒的情绪在冰蓝的眸子里毫不遮掩地燃烧着。不知为何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从这个看上去并不强壮的少年身上散发开来。那还未完全醒酒的司机竟一个没站稳,跪坐在了地上。

【3】
很快,救护车来了。不二看着医生们焦急地将由美子抬上了救护车,有种不真切之感。在正午的骄阳之下,他被这焦灼的气氛,突如其来的事故逼得有些头晕目眩。他仿佛知道自己在和医生说着些什么,又仿佛什么都不知道,独自处身于一个空旷的世界里。他的身边仿佛全都是无边的黑暗,,远处的由美子的身影正在一点点变淡。他想张口呼喊,,想伸手去抓姐姐的影子,却开不了口,也动弹不得。他感到无比无力与恐惧,就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也体验过的一般——虽然他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在那里了。他有种想要哭泣的冲动,但他不能,不能在这个世界面前露出软弱的一面。于是他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就好像掉入了万能冰窟那样猛烈地颤抖起来。
【“FUJI”突然,黑暗中传来了一个沉稳浑厚的男音。紧接着他落入了一个怀抱中,奇迹般地停止了颤抖。他抬起头,看见看了一张棱角分明,严肃刻板却又写满关切的脸。
他似乎是第一次见他,又似乎不是。但他认得他,并且对他有一张无比熟悉的感觉。
“TEZUKA——”他轻唤他的名字,而他,紧紧地抱着他不松手,声音带颤“是的,FUJI,我终于找到你了”TEZUKA说。他在他怀里,伸手想要触碰他的脸。
是的,就是恋人间那样。在他的指尖即将触到他时,“咔嚓”一声,画面像玻璃一样,以他的指尖为中心裂开,然后碎成一片一片的,逐渐消失】他看见医院苍白的墙与床单,嗅到刺鼻的消毒水味。身边有个护士小姐,看见他醒了微红着脸对他说:“不二先生,您在过来的途中晕倒了,医生说是精神压力过大导致的……医生还说您的精神状态不佳,是不是以前受到过什么创伤?”不二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问:“我的姐姐呢?”护士小姐一愣,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这个得等医生来说了……不过,听说情况似乎不太好……”“是,吗……谢谢你。”不二眼神黯淡下来,却依然给护士小姐一个安心的微笑。等房间只剩他一人时,慢慢地,他低下头。突然他似乎想起什么,抓起床头的外套,从口袋里拿出有些褶皱的信。他急忙打开——
“致 不二小姐:
关于上次说过的,将令弟隔离一事,在下最后一次向您提议。您与在下同为占卜师,相信您也很清楚不这样做的严重后果,并且已经见证了不少严重的事故。令弟与‘那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很危险,不仅对他而言,也对他身边所有和他有联系的人而言。他就像是一个漩涡,一个通道,会把身边的人卷到‘那边’,但自己却很难到达。
期待您的回信,并且希望您记得关注自己的健康。您如果也到了‘那边’,相信令弟会很困扰。“
“我……隔离?‘那边’?”不二皱眉,紧捏着信的手微微颤抖。他感到茫然与无助——如果他早点看这封信,姐姐是不是就不会出意外了?他焦虑而无措,很多事情搅和在一起如一团乱麻。就好像他曾经置身于迷宫一角,过的舒适安定。现在突然有人将他举起,俯瞰到了迷宫的全貌——也许不是全貌,但他至少知道了他曾以为的舒适安定有多么虚伪易碎。可就算他知道了,他也太渺小,什么也改变不了。
【不二看见手冢推门而入,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双眼上,强迫自己合眼休息。他没有为他的动作而惊讶,没有为他的动作而激动,更没有不满或尴尬。他觉得手冢就应该在这里,就应该这样做,他就需要一个人这样做。手冢的味道,那种清淡的,温柔的,又干净的味道,他听见他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轻喃:“休息一会吧,FUJI”他喜欢手冢念出他名字的音调,特殊的律动,不同寻常的震颤,直达心底。
“大概,那些粉丝猜对了吧?也许真的……是我的恋人吧…… ”不二模糊地想,轻轻微笑。慢慢放松下来,渐渐坠入梦乡。隐约中听到一句“FUJI,别迷失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
TBC

ps.没想到放上来的老物居然是TF的点击最高---TF作为我的本命+主战场 屯下的文keng是比较多的 所以再放一个坑。上一篇《承·诚》是老物老改了 bug一大把文风也没有成型…现在这篇原定名“精神病”的《我存在的世界》算是最新挖的坑(也是在14年了) 屯下的稿子自己已经码到高潮部分了但是卡了,估计如果有人催的话是可以完结的…总之近日会把剩下的老物搬到LOF上来。
谢谢大家的支持,我要考虑重新开始好好更文了---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