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BSD】雨季 /二/ 芥太芥无差

我看着男人,他回看我。漫不经心地,随意地扫过我的世界,带着造物的高傲与随意。然后他向我凑过来,微笑着说:“少年,我是太宰,太宰治。”在他报出名字的第一刻起,我就试图记住那些拼凑在一起的简单发音,一遍一遍地在心底里重复,好加深印象。起初我只是怕自己忘记这个救我的男人的名字,但当我反应过来、当我竭尽全力也无法忘记的时候,才发现这几个短短的音节没那么容易丢掉。我张口,平生第一次想像个人类一样说话,努力操纵自己的舌头,尝试着去吐出以为可以吐出的名字。结果随着声带的震动,冒出的却是一串断断续续模糊不清的不明音节。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声音,是与体型相衬的少年的嗓音,在此后与太宰先生相处的雨季里,他曾有意无意地说过我的声音很特别。

只是那刻我无法顾及声音怎样,控制舌头灵活地发音于我简直比猎杀猛虎还要困难。一遍遍尝试也只得到更加奇怪的咿呀吞吐的音节,尴尬又气急到自己都觉得面上有些烧。

“你呀,现在看起来就像个苹果一样红。”太宰先生抬手,很自然地揉了揉我的头发。我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假如我不是委于人体,在片刻间我就会撕咬断他的颈项。我只是全身的肌肉在一瞬间绷紧,僵直,随即扯到了伤处 发出了嘶地一声。 太宰先生也不追问我为什么如此抗拒接触,撤下动作检查我刚才也许扯到的伤。他手上一边摆弄着我身上的绷带,一边开口,语气难得带了几分认真:“我想你能听懂我说的话。”他抬头对上我的眼睛,然后似乎就得到了答案,早在我来得及去点头之前。“要我猜测,你是被山里的动物哺育大的弃儿。从行为来看…所谓的狼孩?”我哑然,他很接近真相了。

然后太宰先生就满意地拍了拍那个被他恶意系成蝴蝶结的绷带,换上轻松的口吻微笑道:“那我教你发音就好了。”他看着我,眼底带些不明的情绪“首先给你取个名字吧?”

我无法对名字不好奇,这是人们拥有的特别的东西。日后我了解到在一个法国人的书里这样的命名被视为一种叫“驯养”的仪式。驯养就代表着对彼此而言独一无二,当太宰先生看到我在狼群众中一晃而过的时候,他就能认出我是那只被他驯养被他命名的狼,和族群中其他哪怕长得一模一样的狼都不同。我陷入了奇怪的幻想,明知不能让他知晓自己是匹狼的事却还是忍不住去想。这是种怎样的体验我无法描述,无可言喻。

在我开小差的时候太宰先生已经开始絮叨了:“叫你芥川怎么样。在荒凉无人的避雨处巧遇命悬一线的人,又是在林中---虽然和竹林有些差距---不过还是会让人想起芥川先生啊。”他朝我侧目,微微一笑:“那么,芥川龙之介,你的名字。”

我把这个冗长的名字在心底也反复重复,耳畔回荡着男人好听的声音,芥川龙之介。《圣经·旧约》神说,要有光,世界便充满了光明。若我形容我与太宰先生的关系,那我便是那个被照亮的俗世,而他是仅凭一句话就轻易造物的神明。

男人似乎为他对名字的完美选取而感觉到愉悦,看着我微笑地点了点头,开口:“芥川,知道是指是谁了吗?” 我点点头,抬起指头点了点自己的额头,然后看向他。他继续道:“那太宰治呢?记住了吗?”我无力告诉他这个名字我记得多深刻,也只能点点头。然后凑了过去,指尖点了点他的额头,忽略了臂膀抬起时候传来的一阵刺痛。我的体温与太宰先生的相比要高出不少,他也露出片刻的诧异神情。不知是因为我的动作还是体温,总之我挺享受这样让他扯下伪装出来的和善笑脸的瞬间。

太宰先生自言自语:“救你的时候我当你发烧了,现在醒来了还这样,说不通啊…”我歪着头看他,心知继续这样下去不妙,便想法子转移注意力。情急之下我拥抱住他,然后他的身形僵住了。

过了很久很久,也许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我觉察到他叹了口气,放松了下来。太宰先生抬手轻轻地揉了揉我乱糟糟的发,语气平淡到无一丝波澜道:“你这孩子…是当我体寒么。”虽是问句却没有丝毫询问的意思,要说的话,只是在陈述一个不太敢相信的事实吧。我无法做出回应,任由气氛再次沉入沉默的海底。

又是许久,他再次开口:“芥川,我教你说话吧。”
“离雨季的结束还有些日子,说不定能教你学会说话…也许雨季结束之后可以带你一起回去人类的村落…”他的声音像是在空谷回荡般迷离,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我听得不真切。

最终太宰先生的手也垂到了我的背上,我全当是回抱。




【提示】
1.用芥芥第一人称写的,文风缘故会显得太过老成…所以是以回忆的方式叙述故事。芥芥是一只离群的独狼。总觉得他兽拟的话就会是这样。
2.有很多地方致敬名篇
3.不得不说很多地理历史方面的设定都不科学!叔叔是理科生求文科生放过OTL比如又是草原又是竹子又是热带雨林气候(雾)怎么想也不可能在一个地区出现吧,所以不如当成一个地形结构奇怪而且每年有几个月连续下雨的异世界好了…三次元的芥川先生以名作家的身份出现,所以和这只独狼的二次元芥芥不是一个人啦。文章里和独狼芥芥相处的呆宰就是BSD的呆宰,至于三次元那个…请不要较真了好吗。
4.我不是坑的制造者 我只是习惯龟更---所以如果有人看的话,也许是会更下去的。
以上,我是宁叔,一个芥shuai厨bi。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