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POT】推开门 /Fuji音社相关/老物搬运

Before.

他一直都幻想着这样一个场景——

是一个清晨,他依然在阳光中从梦中清醒。意外地发现今天起得很早。他手脚还有些麻,依然倔强地起身去准备店里一天的食材。

开店的时间,他难得准时地营业了。一个人窝在店角落里的躺椅上,翻着一本古英文的书。垂下眼帘,晨光中细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看得入神。店内渐渐晕开咖啡香气——这是他的咖啡店,在阿尔卑斯山西北部,一个叫特里森贝格的小镇。

这时候一个异乡人,也许于他来说是同乡人,推开了店门——


First.

那年夏天,不二周助曾在一次比赛后胡思乱想,不知所云地问手冢国光关于未来。不喜欢空想的人被他逼着空想了起来呢——他说是要去做网球选手。

“手冢我是说那之后啦……退役之后做什么呢?”他笑嘻嘻地追问。

“去……”他噎住,似乎是没打算好,又似乎是不想说。

“我以后啊……想去一个小镇里面开个咖啡馆。”

“一定要是一个非常淳朴,非常小的镇子才好。”

“我可以写一写文章,做一些自己喜欢的稀奇古怪的研究,翻译一些书籍。”

“就这样过下去——一定会很幸福。”

手冢看着不二仰起头,用擦汗的毛巾完全地挡住脸。可是他依然能猜到他此刻在笑着——和平时不同,是那种孩子得到了糖果,得逞了恶作剧一般,吃吃笑着。

可是手冢还是忍不住问,一个人的话,不会孤单吗。

“嘛……这个问题我还没怎么想过呢……”

“不过,肯定还是不要一个人比较好吧?”

他仿佛陷入沉思,事实上动作根本没有改变。

“……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呆在手冢的身边呢。”他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很小,手冢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哪怕是尽可能最近的地方也好。”

周围很安静,风吹过这两个懵懂的少年。画面慢慢被定格,流转成此后多年彼此不忘的约定。

“呐,手冢。如果以后退役了真的还记得的话,来找我吧。”不二取下毛巾,笑眯眯地看着手冢。

“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那时候会在哪里,不过,如果是手冢的话,一定可以找到我的吧?”他发问。

但不二知道自己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心里有多么认真。他以后恐怕真的会找这么一个地方,安静地生活着,直到手冢找到他。如果手冢一直没有出现,或者说根本忘记有这么一回事了,他恐怕会在等待中孤独终老吧。

手冢也不回答,只是轻轻将手放在他纤细倔强的肩膀上,向他点头。

“我真是任性呢。”不二又轻笑出声。


Second.

那年夏天,手冢国光第一次见到了“星花火”。还有不二那种骄傲却风轻云淡的笑容——天才特有的笑容。特有的不二周助。

他看着他坐回他身边,漫不经心地在用毛巾擦汗。一定是又在想些什么东西了吧,手冢肯定。

果然,他逼问他关于未来的很多事情。

“继续打网球。”他回答。

不二的语气带了点有趣的不满,追问他那之后的事情。

啊——那之后的事情。其实手冢国光觉得,之后的事情应该不二周助在,但他不知道要做什么……他不明白,还不到明白的时候。

“去……”

然后不二就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安静,淳朴,小镇,咖啡馆,书籍,翻译。手冢悄悄在心底记下这些词汇。

也许——只是也许,也许不二很多年后还能记得起来这些他所说过的话。那他就有可能找到他。

他说他这样会幸福。可是,真的会吗?

“一个人,这样?不会孤单吗?”他问。

不二似乎还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显得有些迷惘。

他说也许会孤单,所以还是不要一个人了比较好吧。

那么,可能的话,我去陪着你就好。手冢在心底里这样说。

“……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呆在手冢的身边呢。”不二突然说,声音很小,小到手冢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哪怕是尽可能最近的地方也好。”他又补充,从语气听来似乎有点落寞。

然后他说,希望他能找他。——如果是不二的意思的话,我一定可以去找,去找到他的。手冢这样想。

他也说,如果是手冢的话就一定能找到他。

手冢也无法回答什么,他猜不到对方是玩笑还是认真。他只能用他自己的方式——认真严肃地点头——来表达他对这段话是有多么认真。


Third.

手冢要去德国,正式迈入职网生涯的前一天,不二还和和他无意间聊过一会。只是不二那时并不知道第二天会发生的巨大变化,不知道这会是最后一次以一起奋斗的少年的身份和他畅聊。

“手冢有没有什么一定想要达成的梦想呢?……除了网球哦。”

“……可能的话,我比较喜欢登山。”

“嗯,手冢一直都很喜欢这项运动呢。”

“能磨练意志锻炼身体,是不可多得的好运动。”

“果然是手冢式的回答呢……那么,最想要去爬哪一座山呢?”

“阿尔卑斯山。”

阿尔卑斯山啊,不二不经意记住了这个地名。在未来的无数个日月里,着不经意间的记忆影响了他太多。

渐渐地不二不再打网球,而开始进行文学摄影方面的活动。但他对网球新闻的关注,却比以前更多了;渐渐地不二开始习惯没有前方需要他追逐的身影,但他一直记得,也许是他们玩笑般的那个约定;渐渐地不二开始明白,有些暧昧会在心底沉淀,纠缠,撒下思念的种子,缠绕住你的生活,最终开出名为爱情的花。

有些人明明看似淡出了你的生活,但其实你做的每一件事,看到的每一处景物,都和他有关。


Finally.

“啊……怎么睡着了。”不二揉了揉眼睛,从躺椅上站了起来。

今天他在阳光中从梦中清醒,意外地发现起得很早。当时手脚还有些麻,却依然倔强地起身去准备店里一天的食材。

开店的时间,他难得准时地营业了。一个人窝在店角落里的躺椅上,翻着一本古英文的书。垂下眼帘,晨光中细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看得入神。店内渐渐晕开咖啡香气——这是他的咖啡店,在阿尔卑斯山西北部,一个叫特里森贝格的小镇。

这时候一个异乡人,也许于他来说是同乡人,推开了店门——

“不二,我回来了。”

“手冢,欢迎回家。”

——他准备了多年的表白,希望他能满意。

——他所能想到最适合的求婚,希望他能开心。


-


那一年夏季

星火花焰绽成谜

窒息的回忆

消逝在这微风里

你清浅笑意

错落骄傲的痕迹

并肩的我你

挥动彼此心中的那份希冀

 

终于在此刻加速呼吸

终于撕扯掉破碎的分离

每一分每一秒的沉寂

都不在只是笑的游戏

 

追逐着胜利

是因为从不肯放弃

数晴空万里

依稀望见蜉蝣笼罩住绮丽

 

终于在此刻加速呼吸

终于撕扯掉破碎的分离

每一分每一秒的沉寂

都不在只是笑的游戏

 

阿尔卑斯山风雪迷离

雪花依偎着约定的重聚

等待如何不甘之如饴

离分不过承载归来而已

 

错身张弛半步的距离

续写着我们不变的默契

万般拉扯出携手相依

这一世我们学会珍惜

 

微笑拥抱熟悉的气息

任岁月变迁心形影不离

未知的前方遥不可及

没关系有你就会有奇迹

  

【填词by且离】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