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BSD】饮料 /短打/完结/敦相关

关于饮料与异国,与街道,与午后,与少年,与我的故事——题记

Ps.时间线设定在第三集 就是敦遇到芥川之后收到樋口的威胁 决定为了不连累大家而离开侦探社的时候。那段他独自走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时候发生的事。用的是作者我的第一人称视角,主要是想这样诠释一下敦小天使…不是bg向,当然如果您想当成bg向去理解也无所谓。

————————————

我初到横滨,对四周的景物多少有些好奇。走在马路边上东张西望,擦肩而过匆匆的行人,与川流不息的车子同行或逆行。异国的街道,陌生的人流,奔向各自的目的地,唯独我一人不知道该去哪里。
我该是来这里旅游或者说散步的,但我不知道该去向那里。我踩着石砖,一块儿一块儿向前走,孩子气地努力避开黑色的接缝。偶然抬头,看到了为我遮蔽阳光的葱葱茏茏的树叶,还有那之上蓝得透亮的天空,天气晴好,万里无云。
转角的小店奏响了悠扬的调子,节奏缓慢而舒适,我深呼吸一口空气,牢记下这样美好而特殊的异国的味道。优哉游哉地晃着,脚步缓慢地拖沓着,走到自动贩卖机前犹豫了一下,买了瓶冷饮对抗酷暑。
喝了几口我又踏上了我的游戏旅程,专心地低着头跳跃在一格又一格石砖间。顺着路走着走着,踩着踩着,蓦地一团黑色的东西进入了视野。下意识的抬头,心里暗叫不好,然后就没来得及刹住脚,迎面撞上了一个少年。并不像小说里那么戏剧性,没有亲上也没有扑倒地咚,倒是真的非常的疼。而手上的冷饮,也非常符合物理定律地飞了出去,哐当一下易拉罐掉在了马路中央,撒了半瓶。
我退后两步稳住,抬眼速速打量那人。那是个白发的少年,留着奇怪的斜刘海与单边鬓角却不显得奇葩,挑染了一撮黑色掺在鬓角里也不显得不良。大概是因为脸上的表情一半和我一样懵逼一半又是非常老实地表现出不安,他这个人和“不良少年”这个词完全没法挂上钩。
我们维持着尴尬的气氛对视了短短几秒,然后我又蓦地收起目光转向马路中央的饮料。转头,又看了眼少年,转头,再看看饮料。如此反复地看了几遍,最终决定去将我可怜的半罐饮料拾回来继续喝。我刚一脚踏上马路,懵逼的少年也回过神智一把拉住了我。正当我回头不悦地盯住少年打算说点什么,少年也被我这目光刺激了一下差点松开手,背后就传来了一声喇叭。我愣在原地,任由一辆车从身后飞驰而过,气流卷起的头发在眼前张牙舞爪,我想这时候我表情的变化一定非常丰富多彩。
“那个……有车。”少年晚来的提醒越说越小声,他的声音蛮干净的,听着让人愉快,我也熄了无名火,何况这下还是我理亏。
退回了人行道,再转头去看时,马路中央完整的瓶子已经被碾成了一片废铁,我觊觎着的半罐饮料也已经壮烈牺牲。这次长了记性,先看了看马路两端,没有车,然后飞速跑过去用两只手指嫌弃地揪起黏糊糊的饮料瓶。甩了甩上面的液体,再看了看车,才又飞速跑了回来。
“没有饮料了……吧?”少年看我执着地连瓶子还要捞回来,尴尬地发问。看起来是个很老实的孩子,现在似乎因为愧疚还是什么的脸颊都憋红了。
可我并不是那种和善的性格,白了他一眼,道:“是没饮料了,可垃圾总要有个人回收吧。”然后径直错过他去走到他身后的垃圾桶,投到了可回收那栏。回头,正打算再用目光谴责一下他就走人,就看到他有些手忙脚乱地从包里翻出来纸巾递给我,说:“对不起,我再给你买一瓶饮料吧。”
虽然说我性格是不和善,但也不是得理不饶人,何况这次不小心撞着大概是我俩都走路不长眼睛的缘故。我应了他的赔罪,同他一起折回去往自动贩售机走。
“你是横滨人?”我不是什么怕生的人,也讨厌尴尬的气氛,再者总欺负他也觉得心里过意不去,遂开口。
“嗯。”他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和我说话目光也不迎上来,大概是个内向的人。
“真巧,我不是。”我丝毫不受他简短回答的影响,继续动用着我的话唠技能。“我是来旅游的。”
“……来这里旅游啊。”他随口感叹道。
“嘛,说是散心更准确吧。”站在自动贩售机前,我再一次尽职尽责地发挥了天秤犹豫不决的个性。“本地人,给我推荐个饮料呗?”
他点点头,按了两罐汽水出来。
我拉开拉环,灌了一大口,气泡在嘴里炸个不停竟觉得有些辣,隐隐可以觉察出柠檬味。转而对上少年的目光,流转间我竟发觉他有些许期待的样子,只好把那句“你们横滨人就喝这玩意儿?!”改成了“…嗯,还不错哦,很有特色。”
末了还怕装的不够真实辜负了这少年的那点期待,勾起嘴角扬起一个蛮客套的笑容。
谁知那少年似乎信了,眼睛有了些许光亮,扫清了一路上来的阴霾,虽然只有片刻。他似乎是被我感染了,也扬起一个笑容,是那种纯正的发自内心的美好的笑容。
他站在阳光下,拿着罐汽水,额上微微有点汗珠,就那样站着冲我笑。他的笑容比阳光还温暖还明亮,这约莫是我人生中最美丽而震撼的画面。
“……那时候这种汽水很稀有,别说小孩子了就连院长他们也很少喝到。我偶然有机会才尝到了一口,就觉得特别好喝,想忘都忘不掉的味道。”他的话我只听到了一半,才恍然原来是这么回事,并不是我的味觉失灵了。
“……有安排吗?带我四处转转?”我花了几秒钟在他疑惑的神情中晃了晃脑袋,从哪个微笑中回过神来,然后开口。我开始好奇这个似乎背负着很浓重的悲伤,却依然能笑得如此刺眼的少年。

*

最终我们在一处小公园坐下,休息的时候就开始闲谈。我得知他是个孤儿,叫中岛敦,前不久才被孤儿院赶了出来。
“出来之后我几乎要饿死在街头了,还好后来遇到了太宰先生,国木田先生他们。”他说的时候紧盯住自己的影子,声音很轻,面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微笑里带着淡淡的自嘲。“我在他们的帮助下找到了工作,我非常怀疑我能胜任这个麻烦的工作,但是他们坚持要把我留下。”
我沉默着,听着这个已经完全陷在了回忆中的人缓缓道来。
“我确实没能胜任这个工作,在我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就遇上了大麻烦。”他的微笑消失了,之前那些被刻意掩藏着的痛苦一点点显露了出来,随着皱着的眉心与攥紧的拳头一起。“又是因为我,我的同伴们都受了很重的伤。”
我在好奇他那个“又”字。
“在孤儿院的时候,院长就总说,我活着就是身边人的不幸。”他开口,声音微颤。我猜这是他埋藏在心底最深的心结。“可就算任务失败了,就算害同伴受伤了,国木田先生他们……也没有怪罪我的意思。”
“他们还愿意把我留在侦探社……”他沉浸在偌大的情绪波动中,甚至没在意到我根本就不知道侦探社是什么。“……可是我知道,只要我继续留在侦探社,就会继续给大家招来麻烦。我已经很清楚了。”
可能有时候,背负的故事,对一个陌生的人更容易讲出来吧。我心想,并且为这命途多舛的少年哀叹。
“虽然,离开一个被当做‘家’的地方是很困难的。尤其是对一个一直没有‘家’的人来说。”他的目光忽就坚定起来,抬头,视线从自己的影子一路上攀,略过车水马龙,略过建筑与人群,投在马路尽头的一栋小楼房上。“但是,如果只有这样才能守护它的话,我愿意自己无家可归。”
他的眼神无比坚定,却又掺杂着与出言不和的难过。我开始明白过来,这是一个由脆弱渐渐转变成坚强的人,他的内心是骄傲而谦卑的,他的灵魂是炽热而光明的。他在这样关键的转变期又遇到了贵人相助,想必将来会成长成为了不起的人物吧。
我开口,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就随着他的讶异的目光看到了远处那栋楼的几层冒出了黑烟。我只好改口:“中岛君,如果你想守护‘家’的话,除了逃得远远的,其实还可以选择自己强大起来。”
他看着我,澄澈的眸子里溢出了名为希望的光,一点一点吞噬着先前的阴霾。
真是太好了,我心说。
我拍了拍他的肩,看着那双眼睛,点点头:“快去吧。”
他也不迟疑,转身就迈开腿跑了起来,步子越迈越大,越跑越快,逐渐就成了我视野中的一个小黑点。但我知道,他离他的‘家’,不论是客观上的距离还是主观上的距离,都越来越近了。
而被他火急火燎的动作碰倒的刚开口的冷饮,我莞尔,从地上拾起那黏糊糊的壳子,转身寻找可回收垃圾桶。

FIN.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