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J3】我的智障哥哥-00 /策藏/现代paro/义兄弟/

李老爷这辈子做过两件让他骄傲的事情,一来是娶了李太太这么个贤淑温柔的美人儿,二来是结识了叶老爷这么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做患难与共的兄弟。
说起这李老爷,本身是称不上个老爷的。虽然李家前几辈儿出过个将军级的人物,可惜生在那乱世又实在短命,这么几十年过去之后轮到李老爷,也就只有在小村子里头种地的命了。可要说这李老爷还真和普通的耕地户不一样,喜欢扒着祖宗传下来的那么几箱子书看,日子久了还真有些颇为独到的见解。他总夸口说自己只是生不逢时,若是再早个一辈儿就能带着李家飞黄腾达呢。那时候年轻的李老爷喜欢把他的书箱子放在田埂上,插秧累了就就着阳光看看书。路过的人笑着问他学习呢?李老爷也不含糊,说学习呢。还三番五次伸张,说他将来有个儿子,要从小就教他看书,将来好去城市里做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路人也不和他客气,笑嘻嘻地回嘴说你得先有个媳妇儿才能生小子。不知是李老爷念叨得太多还是真的有神明在上看到了这个书袋子农民,仗着好读书这个优点李老爷成功地娶到了村花儿李太太,还在几次偶然的际遇中结识了叶老爷。
那叶老爷是谁啊?是小村儿外头一家大城市里大户人家的老爷人又知书达理,素有君子如风的美誉。叶家几代从商,家底殷实,偏又没有商贩的奸诈,时不时也会做些义赠,风评那是好得不行。这也无怪李老爷会为自己能结识这等人物而惊喜了。
一帆风顺的旅途不叫生活,悠游自在谈天说地的几年过去了,李老爷碰上了个大麻烦——农民最怕的可不就是荒年么。望着干巴巴龟裂的土块儿和自家屋里躺了好些月的媳妇儿,李老爷愁得不行。那时候李老爷以为自己遇上了人生的低谷,可惜的是人永远不知道更糟有多糟。那时候自家也称不上景气的叶老爷接济了李氏夫妇俩,三年的饥荒下来硬是将叶家家仆遣散大半也要留下李氏二人。李老爷虽知晓自己的寄宿给人家带来了多少麻烦,但也没法开口说离开——毕竟,谁都知道,现在回小村守着那片废土就只有饿死一条路子。何况几年来李太太的病也不见得好转,什么方子都试过了,李老爷砸锅卖铁把她泡成了个药罐子也于事无补。叶老爷私下里也负担了不少医药费用,还请认识的城里的名医混流问诊。
也正是因此,李老爷对叶老爷是感激涕零,愿为犬马,但叶老爷只道兄弟一场,他只是做他力所能及的事,并不需李老爷报恩。
李老爷还是觉得心里头有愧啊,某日看着远处坐在床边陪李太太闲聊的叶太太,心生一计。他跑去找叶老爷,说,不如将来让咱儿子做个义兄弟吧?叶老爷一听也是觉得甚好,忙答应下来。俩大老爷们跑去找自家太太,然后两对儿夫妻就坐在一起兴高采烈地讨论起儿子们的名字。
最后还是最饱读诗书的文化人叶老爷拿的主意,说就从怀瑾握瑜这个词儿里取罢,君子要如美玉一般啊。还兴致冲冲地挥笔题了这四个大字。
这便是后来在叶瑾家里挂着的那副多灾多难的书法,也是叶瑾用来追念他那从未见过的爹娘的唯一一件件儿什物。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至于李家的崽子,李老爷听了叶老爷的建议,既然希望他人生通达那便在名字里加了个达字,变成了李瑜达。
至于这李瑜达怎么就变成了李玉达,叶瑾又为什么没见过爹娘,还请听下回分解。
------
好大的一个脑洞,先试着写一写父辈的故事---这时候李叶真的只是兄弟情谊啦,李老爷是极其深爱着李太太的。背景大家也都猜到了,大概是在六十年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设定在这个极容易召来水表的年代,大概是有些想要传达的东西。
如果有人看的话,会更下去的。如果没人看的话…就看心情了。
总之别看名字好像很欢乐,其实是一篇蛮沉重的文。揉了很多思考很多梗在里面,尤其最近看完的《皮囊》,很多情节都会向这本书致敬。
第一次写策藏,还请海涵。From.宁叔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