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J3】我的智障哥哥-02 /策藏/现代paro/义兄弟/

李瑜达,作为一个智障,最开始来到学校的时候是总被欺负的那一个。他倒也奇怪,似乎是被李老爷修理惯了,被欺负也不吱声,就任由同学们往他的座位上扔垃圾了、骂他傻子了。他永远只是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很少说话,就算是说的话也听起来挺蠢。有时候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他也只会说:“对不起老师,我没有听懂。”然后下面的学生哄笑一团。老师从最开始谆谆教导到后来破口大骂,直到最后,干脆再也不提问他。
这样的生活过了有一个来月吧,事情看似都已经进入了正轨,欺负李瑜达的一群男孩子们也愈发猖狂,时不时一群人围堵他一个。本来是没有恶意的,小孩子哪懂那么多,潜移默化地就学来了欺负弱小的毛病。李瑜达被围堵了也依然平日那副木头模样,直叫那群熊孩子打着骂着喊他傻逼。
直到有天,李瑜达听到了一句“不愧是傻逼,你全家都傻你祖宗十八……”
那说话的小子没说完就被被打掉了牙齿。旁的几个看着李瑜达异常的反击都愣了,有个不怕死的拉着几个胆儿大的就冲上去准备抡拳头了,片刻间一群人就扭打在了一起。
这年龄头儿的小男孩,最是服硬不服软。自那天李瑜达一人打趴下了一帮子,班上的同学虽然嘴上还有些别扭,可已经明里暗里地绕着李瑜达打转了。
尤其那个被打掉了颗牙的叫做燕小的男孩儿,自那日之后就把“达哥”挂在嘴边儿。燕小家里没谁管他,自小就在各处摸爬滚打,和村儿里的小孩儿都玩得来,是个不折不扣的孩子王。虽然燕小给家里饿的挺精瘦的,但打起架来还真挺能打,各种鬼点子又特别多,熊起来无法无天,整天带着兔崽子们搞事儿……总之就是一号儿让各个老师都发愁的刺儿头。这下可好,小魔头被个呆子煞了威风,反而还不恼,和那呆子套起了近乎,在燕小那儿吃过瘪的老师心里头都暗自高兴了一把。就冲李瑜达制得住燕小这点,曾经总找他事儿的老师也都消停下来了。尔后又看着一班的孩子都服服帖帖得跟着李瑜达学,都一口一个“达哥”,于是那群本是恨铁不成钢的师长都开始有意无意地拉拢起李瑜达。毕竟,一个人总比一班人好管多了。于是毫不意外地,李瑜达成了班长。
而说来也奇,李瑜达在和燕小一众混熟之后也不再那么孤僻木讷,反而在人群间混迹得如鱼得水:这人前几天说喜欢这本小人书,他看到了就买下来送给人。这人这天过生日,李瑜达带着伙伴儿们大清早就去他家门口祝贺。老师说让他办个什么事儿,他保准完成得迅速漂亮。时不时也偷偷带着同学们出去闹,但总能恰好把握在老师拉不下脸训斥大家又能玩得尽兴的程度。小村儿的东家谁缺鸡蛋了、西家谁的店铺新开张了,李瑜达和燕小总是最先跑过去帮忙。
久而久之,李瑜达成了这小村儿里的一个神话:成绩年年垫底却依然备受人人喜欢。
后来,李瑜达问起燕小,那么傲个小娃娃怎么就肯服他了,燕小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支支吾吾道:“大概是觉得我俩挺像,但是你比我可怜点,又比我能打点。”
李瑜达就笑:“我倒还觉得你更可怜点儿呢。”
燕小翻了个白眼不接他话茬,也自知李瑜达的话没错。当年他俩不过半斤八两,一个表面上看着混得风生水起实际上连个关心的人都没有,一个似乎是被身边所有人嫌弃家里却还有个团子给抱着安慰。叹了口气,燕小开始转移话题:“所以你当年就为我一句话把我牙打掉了?”
“是啊,虽然现在记不清你说了句啥了。”
“我靠,那你还理直气壮的?”
“是啊,我记得你骂我弟。”
“草,妈的弟控。”

-----
瑜达的好兄弟好友军燕小出场啦!副cp定为隐性苍歌,不过戏份真的很少---而且是隐形,所以没更到相关章节我就不打tag了。
进展似乎比想象的快w希望各位看官不要觉得太枯燥啦,我自认还没有插叙把故事讲好的能力,只能在顺序的时候加一些成人之后的片段w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