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J3】我的智障哥哥-04 /策藏/现代paro/义兄弟/


叶瑾是个挺内向的孩子,尤其在李瑜达在学校里混熟了之后,更是显得他内向得明显。
某日放学之后,李瑜达和叶瑾正在房里随口聊些学校见闻呢,燕小一众来找李瑜达了。小小的屋子一会儿就挤了十来个孩子,闹哄哄的,可把叶瑾给镇住了,有意无意地躲去李瑜达身后偷偷瞥。
燕小开口:“达哥,你弟啊?”
“是啊,叶瑾。”李瑜达依旧是淡淡地,转头看叶瑾:“瑾儿,这是我给你说过的燕小,还有后面的二狗,蛋蛋……”
李瑜达给叶瑾一一指认过各家的孩子,举手投足间竟是有股从容执掌的气度。可叶瑾当着这么多哥哥姐姐生人的面儿,一句话也也说不出来,支支吾吾地涨红了小脸儿,又往李瑜达身后躲了躲,声若蚊呐:“大家好……我,我是叶瑾。”
燕小野惯了,和和气气地向叶瑾伸手去揉脑袋打招呼,结果被挡在叶瑾身前的李瑜达一瞥,手改落在了李瑜达肩上:“那啥,达哥啊,和我们一起去打沙包吧。”
李瑜达回头看了看叶瑾,问:“瑾儿,一个人在家,能行吗?”
叶瑾小胸脯里自是一股子傲气,也不管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会怎么样,一横,道:“能行,我都这么大了。”
那是叶瑾第一次看到李瑜达离去的背影,火红的土布衣裳隔着好远好远还能给看到。李瑜达就那么走在一群人的中间,最前面,在喧闹声簇拥下越走越远。
那时候开始叶瑾对学校这个地方有了更多的想法:他想,自己是讨厌这个地方的,因为哥哥去了那里之后就不再只陪着他了。可是,他隐隐又有些期待:他想,也许有一天自己去到了那里,会认识比哥哥更多的人,会被更多的人陪伴。
想起刚才在人群中糟糕的表现,叶瑾有点失望地垂下小脑袋,同时又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成为哥哥那样的人。”
这样卑微又执着的心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叶瑾自己也说不清楚,也不愿意说清楚。总之直到他正式进入学校的那一年,他都一直是这样期待的。
叶瑾入学比同龄的孩子早了一年,身板还有点小,但是聪慧过人。再加上李老爷也算是半个书袋子,比学校好多老师都懂得多,又对叶瑾从小就耐心教导,叶瑾不仅能轻松跟上那些大他些岁数的孩子,还能轻易地在成绩上成为佼佼者。
可他偏就是生性有些内向,又急于让自己显得“稳重”,尽力克制着不喜形于色,便是被当成了冷淡孤僻的小孩。老师们都叹气说:“叶瑾这孩子什么都好,可要是像他哥哥那样阳光开朗就好了。”这话三传两传给叶瑾听到了,小家伙心里挺不是滋味,翻涌起七七八八的情绪,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
小学时候,正是最在意长幼年龄的时候。年长的孩子成为班里的头头,年幼的孩子不顺从大家的意思就会被欺负,这都是很常见的事情。叶瑾先别人一年上了学,在大人眼里是聪慧过人,天赋英才,可小屁孩哪里会觉得他这儿好那儿好的。老是听老师啊家长啊把叶瑾当成“别人家孩子”把自个儿贬得一无是处,班上的孩子们是早就明里暗里地看不顺眼了。
叶瑾倒是也没怎么受过人的气,头一两次遇到还忍着,最多丢个白眼过去。后来就忍不下去了,与同学动不动就口角争执起来。也根本没想着会被一群他连名儿都没记下来的孩子围起来报复。
那天叶瑾回家的时候一瘸一拐的,衣服被扯烂了两处,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膝盖被磕破了,嘴角有点肿,脸颊上也都是土啊砂砾的擦伤,似乎还扭到了脚。他因为糟了事儿回家得比李瑜达晚了些,就看着远远的小屋子门口,水泥新糊好的台阶上李瑜达坐着小板凳 两手撑着脸,向这条路的方向静静地看着。他忽的又想起李瑜达被围在人群中的样子,想起李家老小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时候的样子,突然间觉得这世界好大,却没有一个容得下这个不讨人喜欢的他的地方。鼻子一酸,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这边儿李瑜达回家了也没看到那抹小影子,心里急得不行却又怕出去找人和叶瑾刚好错过去,只好坐在家门口等。一看到小路那头的身影,李瑜达便什么也忘了就往叶瑾那儿冲。
李瑜达气喘吁吁地跑过去的时候正看见叶瑾一瘸一拐地往前走,似乎是扭到了脚。衣服被扯烂了两处,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膝盖被磕破了,嘴角有点肿,脸颊上也都是土啊砂砾的擦伤,被眼泪混着糊在漂亮的小脸蛋上。
李瑜达皱起眉头,二话不说上前抱住自家弟弟,紧紧地搂在怀里。叶瑾见着李瑜达了,方才那种孤单竟片刻间消散了。可他却又觉得心累,占上了一个舒服的怀抱就不想放开,就想好好的闹一场。
明明,男孩子是不该随便哭的。叶瑾懵懵懂懂地想。可是,在李瑜达面前,放肆一下也没有关系吧。
于是泪珠子就断了线似的落下来。李瑜达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只好抱着他,任他哭任他闹,拍着他的背一言不发。
等叶瑾哭闹得累了,李瑜达就背起他,慢慢地稳稳地往家走。叶瑾在他背上安安静静地,李瑜达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瑾儿,是有人打你了?”
“……嗯。”
“谁?”
“……同班的几个。”
叶瑾看不到李瑜达的表情,李瑜达也看不到叶瑾的。但是李瑜达总会带着人把那帮小子修理回来这件事,他俩是都预料到了的。
夕阳下,一个孩子背着另一个孩子,背上的孩子扎起的大马尾随着走动一摆一摆的,映着天边落日的色泽。他们稳稳地走在田间的小土路上,而路的尽头是一间门还虚掩着的,门口台阶上摆了只木板凳的小平房。
--------------
这一次更新小叶也没有闹起来呢;u;死在天国的全文进度君啊…下一章小叶要是再不闹我就要闹了!!这个进度条是不读完了吗!!好想写成年之后的故事哦_(:
瑜达和叶瑾的经历对比充分的告诉我们:和熊孩子相处,打架可以解决的问题就不要讲道理(摊手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