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J3】我的智障哥哥-番外/当时明月在/苍歌/现代paro/

当时明月在(上)

乐芫今年二十四,是个小有名气的作家,是个留着一头黑色长发,言谈举止都颇为温文尔雅的男人。

乐芫认识燕小说来也是个巧合。那天乐芫在刷微博,实实在在是一个手滑,点去了自己已经被粉丝们挤爆的私信。不出所料,手机屏卡死在那个页面上了,怎么戳也不顶用,乐芫一边有些气自己的手滑,一边又只好有意无意地去注意那张稳稳卡在屏幕上的私信画面。

私信列表的第一位是个非常奇葩的兄弟,仿佛从十年前穿越过来,头像是一个标准的苍云军标识,ID叫做玄甲苍云,一瞬间乐芫几乎要把他认成苍云军的官博了。更逗的是那位“玄甲苍云”发的消息内容是:“你好。/微笑”

乐芫的内心风起云涌:大爷您莫不是和我爹妈一个年龄了?

出于好奇,卡完之后乐芫戳进了对话框,发了个“?”过去。

过了一会儿,燕小回话了:“……乐芫你好,我很喜欢你。”

乐芫看到的瞬间就愣了,千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脑内迅速罗列出隔壁小腐女的恶作剧,被错认成女人,被变态人肉等种种可能性……还好接下来的对话画风正常了起来。

“我很小的时候就看过你的文章,你的文字总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很喜欢。”

乐芫沉默片刻,道:“谢谢喜欢……”

“你的头像和名字我也很喜欢。”

……卧槽果然是变态吧?乐芫眼角抽动。

“你的头像和名字倒是很奇怪呢。”

“名字?”

过了一会儿,乐芫发现“玄甲苍云”变成了“苍云燕小”

“我叫燕小。”

这就是乐芫第一次遇到燕小时候的故事。

后来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熟络起来了,乐芫也发现了燕小哪有第一次见时候那种呆愣愣的闷骚感觉,明明鬼精得要死,和严肃著称的苍云军八字没一撇的那种。后来他俩还加互加了微信:燕小问乐芫要微信号的时候理由倒是理直气壮的,说自个儿每次来找乐芫说话都要浪费很多很多的时间等消息,义正言辞地,“军人的时间是很宝贵的。”乐芫也只好一如既往地既在心里狠狠地吐槽一番“又不是我让你等的啊”一面又有些小感动地给出了微信号。

 

乐芫养成了等燕小消息的习惯,还有每天晚上十点整从千万里外传来的一句晚安。乐芫作为一个作家,某种程度上是比常人要多愁善感些的。但自从他认识了燕小,就再没怎么写过文章。不是说心头的感慨不多,而是实在太多了,单就关于燕小的故事,他就觉得该提笔写上那么几十万的长篇。可真要下笔的时候那些情感却如鲠在喉,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从夜幕初降到夜半三更,最终只是把题为《当时明月在》的空文档保存了下来。

他知晓燕小的身世,那是悲惨而戏剧性的家庭。去城里再也没回来过的风流父亲,整日和各色男人纠缠不清的风骚母亲,没人管教、整日被各色人等责骂的坏小孩,在乐芫看到燕小给他敲来的一个字又一个字的时候,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箍住了,他竟然不知道该回复些什么。

“那时候每天回家都可以看到母亲和一个不一样的男人这样那样,甚至有时候打架了被人提溜回家问责,还会被根本不认识的男人教训一顿。”

乐芫从小就是在城里中上层家庭长大的小公子,在学校更是出类拔萃的好学生,小学时候就有不少作文刊登在杂志上,可谓是一路走来顺风顺水。他只是想象一下燕小曾经的生活,就觉得头晕目眩。

“可是到现在我反而理解她了,她不过是执念着,不想在风流事情上输给我生父…甚至还指望有天那男人回到家乡给她气着。”

“到底是个可怜的女人,她哪里知道比起城里这花花世界她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她丈夫不会回去家乡了,而她儿子也不会。”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燕小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除了谈及苍云之外,这是乐芫第一次见到燕小这么认真这么冷漠地去做出一些评价。也是乐芫第一次明白过来,闷骚或者鬼精不过是燕小选择让世界看到的那一面,而他本人,其实一直都是一个兀自落寞的灵魂。

tbc

————————

因为是成年之后的故事,所以对正篇的策藏肯定有那么一点点的剧透成分在里面的——没有策藏那对儿戏份我就不打tag啦。

其实那时候的燕小和李瑜达一样,都是兀自落寞的灵魂,索性他们一个遇见了苍云,一个加入了天策。对于一些像我这样的情怀boy来说,门派的意义绝对不仅仅是门派而已。

燕小和乐芫的故事是网恋为主的,最后也会有千里送内容。仅此纪念每一对儿隔着屏幕隔着千山万水,依然彼此依恋的人们。(ps昨儿名朋有个少爷说想看苍歌这段剧情。是吧 叶惘之少爷)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