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J3】我的智障哥哥-07 /策藏/现代paro/义兄弟/

从看过李瑜达那个神秘的本子后,叶瑾有好一段时间都有意无意地避开李瑜达。李瑜达则一如既往地跟着燕小等人在东家西家各处出没,在学校的时间更是一天比一天短。

白驹过隙间李瑜达和叶瑾迎来了他们的生日。那是初春时节,万物复苏,新芽刚刚抽起,放眼望去灰褐色的天地间零星的嫩绿分外讨喜。李瑜达过了这个生日,就打算小学毕业了,而叶瑾也被李老爷许诺了一份大礼作为他十岁的生日礼物。

生日那天,早上很早地,一家人去后面的小山坡上给李瑜达的娘上了坟,李老爷絮絮叨叨地说了很久,说家里的田已经开耕了,说瑾儿又被那个那个先生夸奖了,偶尔还有提到李瑜达,说小子也长大些了也能帮家里做农活儿了。末了,还叹了口气,不长不短,眼睛盯着天边手抚着墓碑,嘴角的笑意不浓不淡。

李瑜达则同往日一般沉默,举手投足间不知是傻气还是凝重,缓缓地,随着李老爷磕头鞠躬。李瑜达其实对他娘的坟头熟悉得很,再小些时候,每次觉得难过了就会偷偷跑来这里抱住娘的墓碑哭一场,哭累了就靠着坟头睡一会儿。说来也巧,阴风吹着,李瑜达却从未因此染过病,仿佛有人护着他似的。那时候他格外地想念自己未曾谋面的娘亲,他记得关于娘亲的每一则传闻,大家闺秀啦,温婉贤淑啦。他就会想娘亲其实在看着他,就算他感觉不到,也会抱住他,告诉他说“我的儿子我多么爱你。”

叶瑾亦沉默不语,与往日相去甚远每当这时候,他就格外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孤单。没有血脉相连的人,独自一人寄居于他人檐下,终究是独自一人。

扫过墓他们一起进了城,去给叶瑾爹娘也上个坟,顺便再买些城里的玩意给李瑜达和叶瑾做生日礼物。

午餐时候,三人在一家餐馆安顿了下来。两个小孩子都特别新奇,倒也不乱跑就乖乖坐在位置上,眨巴着大眼睛,放着光打量四周。李老爷觉得有些尴尬,咳嗽一声,照惯例问问他俩长大一岁了,有没有什么打算。

李瑜达沉默了,叶瑾也想了一会儿,道:“伯父您不是跟我提过要转来城里学校读?”

“是有此想法。”

“那……学校到家有好几里山道,路不差,但就是走得好累人好费时……所以,想要咱家添一辆自行车。”

李老爷捏了捏下巴,不做声,看向李瑜达示意他说。

“……我的话,我,今年毕业之后就,回家来帮着家里吧……”李瑜达说得没有底气,目光也不敢看李老爷。他爹有多希望他做个读书人,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了。“我笨,学不懂……倒不如省下这个钱,还能多给家里出分力。”

李老爷更是不说话了,三个人就在这样的沉默里吃完了这场饭。

下午刚好碰上的某某周年庆搞的小型阅兵升旗仪式。不大一片广场旁边稀稀疏疏站了些人,走走停停,似乎是见惯了这样的场景。充满杂音的大喇叭开始放广播,拐角那头就走进来一列人。走得整整齐齐得,一个二个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列成个方阵护旗。李瑜达看得眼睛都直了,他不光是见着那器宇轩昂的模样心头艳羡,更是看着方阵里的兵娃子比自个儿大不了多少。

回村的路上,他揪了揪李老爷的袖子,怯怯地问了句:“爹,那是啥。”

“哦,当兵的啊。”李老爷吸了口旱烟,没继续说下去。李瑜达也识趣,没再提。可他心里是记下了的,始终惦记着,念念不忘的,暗暗下定了决心,下次还要来看当兵的升旗。

晚上回了家吃过晚饭,李老爷就收拾起了叶瑾转学的东西,奖状啊表扬信啊一件件儿摆好,如数家珍。过了几日等他“拜访”完县里学校的校长,一回家就兴高采烈地宣布:瑾儿啊你明天要去山那头的县里读书啦。叶瑾期待这也期待很久了,想着终于能去一个没有哥哥的“阴影”的地方了,说不雀跃那绝对是骗人的。这么想着忽然发觉和李老爷一起出门的李瑜达不知道去了哪里,一问,李老爷也笑着不回答他。

第二日一早,起了个大早打足精神准备翻山越岭去学校报到的叶瑾看见家门口停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李瑜达难得打理得干干净净,骑在车上单腿支着地面,听到动静就转过头来冲他笑,竟一瞬间不再显得木讷,散发着刚步入少年的小人儿特有的朝气。在还未明亮的天色里,叶瑾看得有些恍惚,后知后觉得明白过来昨日晚上回来很晚的李瑜达,和他那满足笑容的来由。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