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J3】我的智障哥哥-08 /策藏/现代paro/义兄弟/

叶瑾好学又聪明,人也机灵,更没了以前那些和李瑜达争来争去的小心思,他很快就顺利地融入了学校,甚至还成了“一班之主”。他的同桌是个叫做江婉儿的小姑娘,班上的学习委员,八面玲珑又虎虎生威的、镇上书记家的千金。他们倒是挺聊得来,常常把好吃的分一半给对方,好看的书啊连环画啊更是一起分享。对于叶瑾来说,江婉儿算是第一个属于他的“朋友”。后来等叶瑾顺利地升入县里的初中,在新的班里居然也瞧见了江婉儿,相视一笑,走去她身边坐下。这同桌一坐就是好几年。

至于李瑜达,他毕业了就就家里帮着种田,他虽是愚钝倒还是听话的,半大的小伙子和不老的大男人一起干活儿一下子就轻松不少。李瑜达趁着自己闲散,就主动揽下了接送叶瑾上下学的任务。每天都骑着车子从乡里坑坑洼洼的土路颠过去,绕过盘盘旋旋的山路,再骑上镇子里新修出来的平路,往返两次。诚然,李瑜达的模样绝对是俊的没话说,再加上又是风雨无阻地接送叶瑾上下学,不少学校的姑娘都有意无意地搭讪过他。不是借点小钱了就是送瓶儿水了,李瑜达理睬也不合适,不理睬也不合适,左右为难得不行。直到有天有姑娘送水被叶瑾抓了个正着:

“谢谢学姐好意了,他不需要。”

打发过了学姐,回去的路上叶瑾闷闷地给李瑜达说:“你要么别来接送我了我自己也能回去,要么就别在这儿丢我的脸了,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是乡下来的。”李瑜达不说话,默默蹬着车子。那之后,等着接送叶瑾的时候,他再没和旁人说过话。

李瑜达日子的乐趣除了接送叶瑾,还有每周一拉着燕小去城里“鬼混”。他俩每个周一的大早都起床起得很积极,搭上李伯的牛车,不急不慢地赶去城里的小广场,就为了能在八点看到升旗。对于他们来说这仿佛是一个仪式,一个提醒自己:你看,那里还有更厉害的人,更好的世界。久而久之,向往变成冲动,归咎于年少的中二也好激情也罢,他们开始暗地里谋划着离家出走去军营里当兵。

燕小家里乱的很,李瑜达也知道,从他姥姥过世之后就再没人管他了,他离家出走与否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可是他自己不一样,上有李老爷下有叶瑾,离家出走这事情确实是要好好思索一番的。

可是要他在这个地方安安心心做一辈子种地的智障,他又有点不甘心。尤其一想到叶瑾会因此离他越来越远,就特别不甘心。他也想要去见一见外面的世界,想看看自己一个智障能走到哪里去。辗转反侧了好几晚上,终于他对燕小道:“走,咱们研究一下怎么应征入伍,好好去外头走走。”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