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J3】我的智障哥哥-10 /策藏/现代paro/义兄弟/

这天早晨出门的时候,下着毛毛细雨。早春的细雨,该是润物无声的温柔,此刻却让人觉着沉闷得不行。

叶瑾坐在自行车后座儿上,抱着李瑜达的腰,缩在他身后全当一处避风港了。想起早上李瑜达竟然反常地没露出那傻气的笑容,他觉察到有些不对。下意识地搂紧了身前的人,想开口询问却不知道怎么开始。

李瑜达自顾自地蹬着车子,心事重重的样子也并未刻意去掩饰。小雨密密麻麻打在脸上,沾湿睫毛,微微有些睁不开眼。他没注意到叶瑾那些心思,深呼吸几次,开口几乎是背诵在心里头默念了多次的台词:“瑾儿,我明天开始就不在了。去城里当兵。”

叶瑾听闻消息蓦地就顿住了,瞳孔骤缩,半晌未从惊愕中脱离,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消息。许久,他开口打破李瑜达刻意留下的供他思索的沉默:“爹知道吗?”

“不知道。离家出走,和燕小一起。”

叶瑾冷笑出声,他明知道这样不对,他知道不该这样对李瑜达,可他还是下意识地冷笑出声。“你不怕我告诉爹?”

李瑜达沉吟片刻,道:“不怕。我相信你。”

其实他想说他怕,他怕叶瑾向李老爷告发他,才选择在路上告诉他,才选择今天下午接他放学之后就要走。可他隐约觉得叶瑾不想听到这样的答案,于是他斟酌着说了他想听到的答案。

叶瑾也是思忖片刻,对他的回答半信半疑。他又问:“你就这么想当兵?”

李瑜达听到这个预料中的问题,一抖擞,口若悬河:“是。去当兵待遇可好了,部队里管我吃住不说,每个月还可以给你和爹寄钱。”

“而且啊,外面的世界,听起来多好啊,多想去看看啊。如果我不去当兵,一个智障,这辈子都走不出这个村儿的。”

“如果在部队里干得好了就可以去县上当兵,就可以去城里当兵,去国家任何需要的地方当兵。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去那么远的地方,有这个机会,忍不住,想试试啊。”

“我可以给你带回来好多新奇的吃食儿,大鼻子洋人的糖,还可以给你讲好多故事,你可以去班里炫耀的。”

“而且,这样你以后说起我来,就不是‘一个智障哥哥’而是‘一个当兵的哥哥’喽。”李瑜达末了,小声补充道。

叶瑾一路沉默,两人都未发觉间,叶瑾捏着李瑜达衣衫的指关节已用力到泛白。

叶瑾跳下车子,走进校门,却生生止住了步子。回头看见李瑜达的背影,风兜起他被打湿了的白色衣衫,随着摇晃的前进时明时暗。好似一只正欲腾起的鹏鸟,洁白的翅膀就那样在风雨里逐渐展翅。

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下一秒,也许那个背影就会乘六月之息,飞去南海,一眨眼的功夫,就再也看不见。

事实上却也是,一眨眼的功夫,李瑜达的背影就消失在街角,再也看不见。

这时候叶瑾才敢问出哽在喉头的问题,尽管回答的人已不在。

“你走了之后,那我和爹怎么办?”

叶瑾今天在学校状态不对,江婉儿很明显地发觉他没有一节课听进去了。下午体育课小伙子们都出去在雨里疯跑去了,叶瑾却一个人趴在自己座位上睡觉。

“喂,你怎么啦?”江婉儿离开班前询问叶瑾。

“没,不舒服,趴一会儿。”叶瑾头也不抬起来,闷声。

“哦……”江婉儿也没说话,悄悄关了灯关了门走了出去。

叶瑾最初只是趴着想问题,试图把烦躁的心绪理出一条线来,却只能把更多的更多的事情牵扯进来。一时间从记事以来的每一件和李瑜达有关的事都被抖了出来,好小的时候那个眼睁睁看着他被打的雨夜,后来那只丑陋的木剑,上学时候一笔一划教他写下的名字,后来不管不顾的别扭的伤害……

想着想着,他忽然又想起李瑜达今早离开时候的背影。他看到他身后生出了翅膀,从自行车上飞起来,化作一只巨大的鸟儿。与此同时,风愈来愈大,雨愈来愈猛,鹏鸟借着风势向上,再向上,要腾起了,腾起了。

叶瑾心中一时间紧张的雀跃与难言的苦涩参半,他呼吸急促,等待着见证徙于南冥的时刻。

然后他看见鸟儿回首,望见了他,他们对视,他好像在看李瑜达的眼睛。

下一秒,一切归于沉寂,周身的一切黑了下来,唯有狂风暴雨的声音未曾停歇。而他的面前,触目惊心的一只鹏鸟的尸体。他无暇思索神鸟为何会坠落,满眼只有血红色,渐渐染开……

叶瑾“啊”地一声惊叫着坐起身,从梦魇中脱离。狠狠地呼吸着空气,试图平复心情。被冷汗打湿了的背部衣衫此刻已经透凉,连带着他的心情一起沉入极寒。

————————

今天也比较粗长而且顺产嘿嘿,不过又开始意识流拖延剧情……没有走完设想的剧情,倒是复习了一遍逍遥游(默)小预告:下一章 按照理想剧情进度会有人人都爱的npc出场。

最后,我爱每一位评论的大宝贝儿!比心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