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J3】我的智障哥哥-11 /策藏/现代paro/义兄弟/

叶瑾在睡梦间隐约记得江婉儿给他倒了一杯热水,提醒他不要乱碰洒了倒霉的是他,他还模模糊糊应声了。

而此刻那杯放在桌角的水已经凉了,冰凉冰凉,同他的手脚一般。他抬眼看表,才发现现在已经是正常放学后的一个小时多了。

原来梦里的狂风暴雨竟是空穴来风,此刻窗外的早晨还温顺小雨俨然已经变成一头发狂的猛兽,在天地间咆哮。几乎是在他反应过来的同一时间,叶瑾冲出了教室,跑向李瑜达接送了他无数次的山道。

后来的事情他已经记不太清晰了,似乎其间碰到了江婉儿,同她大概说了境况。然后就是持续的奔跑,被冰冷的空气灼烧到肺部滚烫,胃液同刚刚灌下的凉水一起翻涌着冲向喉头,一阵火辣辣的疼。视线随着奔跑而模糊,画面仿佛在眼眶里颠簸,只有目光的焦点,远处的路,还看得分明。

当叶瑾看到一架残破的自行车歪歪扭扭地躺在土路中间的泥滩子里时,他心底的那一份不安的揣测得到了应验。他无可抑制地哭喊了出来,冲向上行的山包——自行车上拉出来的一溜子痕迹所指引,它是从那里摔下来的。他手脚并用地在泥泞而略显陡峭崎岖的山坡上奋力上爬,指甲狠狠抠在岩缝间,抠在树皮上,一用力仿佛被人连片拔出,膝盖顶在石砾上,糊在泥巴间,蹭出来的新伤附在糊了污泥的旧伤上,钻心的疼。

叶瑾此刻已经少许冷静下来了,身体却好像麻木了一样,除却一身冷汗也觉察不到。在他远远看到李瑜达模糊的影子的那个瞬间,他觉得自己一下子恢复了知觉——那种被人抑住咽喉呼吸不得的感觉。李瑜达被拦腰挂在一颗树干上,生生阻了向下滚落的趋势,人似乎已经失去知觉了。感觉像是一只惨死荒野的动物,还未来得及爆发出生命的力量就被天灾无情地灭绝,挂在不被看到的某处角落,等待着腐生的虫子一点一点分解他的肌体,食尸鸟一口一口啄尽他的内脏。污泥和血渍让他看起来更像一具尸体了,一点生人的气息都没有。

叶瑾对那之后的事印象又恢复了模糊。他隐约记得他扛着李瑜达下山的时候被什么东西划伤了小腿,因为下去碰见江婉儿时候她指着他的腿尖叫并且慌乱地用外套给他包扎。他隐约记得江婉儿的父亲找来了人将李瑜达带去了镇上的医院,医生护士一齐站在李瑜达的床边绕着圈子愁眉不展。他隐约记得李老爷来了,他看不清李老爷的表情或者可以不去看清那样悲痛的脸,然后大人们又围着李瑜达的病床绕成个圈儿商讨什么。他隐约记得李瑜达被抬上一辆大城市来的医护车,他拼命抓着李瑜达的病床哭嚎着要和他一起走。

他浑浑噩噩地走了一路,到后来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杭州中心医院的小病房里了,腿上的伤也已经被包扎完好了。叶瑾尝试着跳到地上,用一只腿支撑着艰难地一蹦一跳出了小病房,看到长长的黑洞洞的走廊那头亮着红灯的房间外,坐着一个老男人,是李老爷吗。

他看起来下一刻就要垮掉。叶瑾心想。他继续那种活泼的走路方式,却依旧无法撼动空气里致命的沉重。他在李老爷身边坐下,朝热源凑了凑,再凑了凑。

过了太久太久,叶瑾已经有些昏昏欲睡,才听到李老爷出声,干涩嘶哑,难听得仿佛撕扯的皮条:“瑾儿……”他的声音颤抖着,满溢着悲痛。“伯父……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家啊……”

也许是想起什么往事,李老爷颤巍巍地将叶瑾搂到怀里,哽咽着,有温热的液体落在叶瑾脖子上又迅速转凉。

“我可能啊……供不起你……上学了……”

“我有罪啊,来世给你家做牛做马啊……”

“可明知道、明知是这样,倾家荡产,伯父还是想再努力努力,看看……”

“看看能不能……救下瑜达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心人会发现时间线居然跳到了2000年之后【……】其实8090年代被作者我吃掉了。嗯。请不要在意。

说好的NPC没有出现……因为作者是高三狗,以后的更新还会越来越少【……】主要是和上司斗智斗勇实在太耗费心力……不过不会弃坑的至少在6.10之后我一定会日更的没错!土下座。说回来,下次一定会让我们(我)心爱的那个NPC出场的。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