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J3】我的智障哥哥-14 /策藏/现代paro/义兄弟/

李瑜达醒过来的时候浑身上下哪哪儿都疼,此前面对生死之间的无知无畏在这种折磨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费力地将眼皮扯开一条缝,刺眼的光戳了进来,然后就又迅速合上。李瑜达反复地尝试着接受外界其实柔和的光线,一边努力接受着自己身上的种种痛感。他感觉整个人好像都不受控制了,整个躯体除了病痛没有肢干。

一边儿守着的叶瑾和李老爷看得是兴奋,叶瑾激动得要一个蹦子扑上去,被李老爷给拦住了。

啊,还能看到他们。李瑜达再次昏睡之前模模糊糊地想,活着真好。

*

李瑜达重病,每天只能安静地躺在床上,被推来推去用各种奇怪的仪器做检查。

安静的人总是容易被人们忽略,不过这对于李瑜达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在这样的几天里他拼凑出自己的病情:

智障呢,就是他们口中的颅内出血,似乎是在出生时什么什么缺氧造成的什么什么先天病,除非动很厉害很危险的大手术,不然没法儿治。

这病居然还是娘给我的。李瑜达居然因为这点察觉觉得有些高兴,至少,娘不是什么都没给我就走了。

这次呢,什么肋骨断了几根,哪儿哪儿出血,还好四肢上的伤都没涉及胫骨,不然好不容易混上的兵位儿……思及此,李瑜达咬咬牙。燕小这混蛋这会儿估计已经自个儿跑去了。

他转念又想起得知的叶瑾的身世。

现在他离他更远了。他现在是实打实的富贵人家的小少爷了,而他还是个农村来的智障兵娃子。他叔叔是个那么有气质的人,叶瑾以后一定也是那样的非常非常优秀的人。他会去很好的地方读书,学很多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懂的东西。他会认识很多有趣又能耐的人,他会有很多很多与李瑜达无关的未来。

到底献祭什么,才能将我永远地嵌入你的生命里呢?

李瑜达无声地发问,盯着守床累到睡着在他枕边的叶瑾。

*

李瑜达康复的很快,出院的时候正值杭州盛夏,叶英安排兄弟俩游西湖,权当饯别了。毕竟,这之后恐怕就有各有各路,相见亦难。

“瑾儿的入学手续我已办好,待他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就可去就读。”叶英端坐在小舟中央,捧着罗浮仙给他斟的一杯凉茶。“瑜达,我听瑾儿说你想去部队,就同朋友商量过,可以将你安排在东都,只是。”

他抬眼看向李瑜达,竟是灰眸,李瑜达一愣,端正坐好,应道:“是。”

“一,我只给你一个机会,是否能做出能耐全在你自己。”

“是。”

“二来,你的身体状况还要自己操心。若出什么事情,还要你自己来担后果。”

“是。”

李瑜达站起来,向叶英深深地鞠了一躬,带着小舟晃了几晃。

过了会儿,似乎才消化完方才的事实,拉起叶瑾的手颇是兴奋地道:“叶瑾!我要当兵了!我真的要当兵了!天啊我还以为,还以为。”

他激动得语无伦次,阳光晒着他因激动而泛红的脸颊,晶亮亮的眼睛褐色的眸子,颇为生动的好看。叶瑾看得呆愣愣的,似乎被他感染了一样,也笑起来,激动地附和。他自个儿都没觉察到,耳垂泛起了红。

在这里解释一下关于天策&苍云的现代私设

天策局大概是一个直属于高层的更贴近公安警局的机构和一个大型强力武装重案组差不多。要求加入者的警校毕业证。

苍云军比较偏向军队大概像是一个直属于高层的特种部队加入前会有驻扎边关的试炼内容。

这两者都是独立于部队之外的机构。所以军营生活很快就会交代过去,瑜达燕小会从军营这块儿跳板上去到属于他们的地方……所以这部分会有很多*的分界OTL过渡章好痛苦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