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BSD】雨季 /一 /芥太芥无差/

结局早已先我一步抵达,蛰伏于雨季的一场相遇。几十日,或许不够回忆一生,却足以老去所有年华。---题记.

一】
我依稀记得和那人初遇时候的情形,纵那时的我早已意识模糊 徘徊在生死的边缘。

那是雨季开始的一天,是下着倾盆大雨的白日。具体是什么时刻我分辨不清,只记得被大雨从昏迷中浇醒的时候眼见的天空仍是鱼肚白,云层严严实实地遮住了日光,连太阳的位置都找不出来。偏又不是阴森森的乌云,就那样静谧沉闷地压在心口。山中的水雾因雨的缘故异常浩茫,目所能及不足五步,我勉强用小臂撑起自己残破的身子,以一种虫类蠕动的方式匍匐向着前面不远处的树荫爬去。我知道如果在这雨中待得再久点,浑身的伤口再浸会儿雨水,就真的是再苟延残喘不下去了。在几乎麻木的脸颊终于触碰到干燥土壤的时候,终于再一次忍不住倒下了。在这树荫的荫蔽下且先休息会儿吧,如还能醒来的话,再考虑也不迟。

昏迷状态下半梦半醒着回顾了自己此前不多的经历,有的人类把这叫做走马灯。

我是一匹狼,我本是一匹狼,现在也只是一匹能化而为人的狼。被他们有的称为狼妖,我却不乐意,我更愿意被当作一匹狼,就像我本来就是一匹狼这样。不过唯独,在那人面前,我是愿意抛下一切野性只为更接近他一点、一点点的。

我在昏迷时忆起了曾经在狼群中作为王而存在的日子,那时强者的傲慢模样,也回忆起了树敌过多的自己最终被同族心腹所害,在一场向王发起的的挑战中败落,被新的强者驱逐出族群的败落模样。亦回忆起被曾经的手下败将们围攻 明明寡不敌众却拼死反抗 硬是身负重伤将他们全部了解时候败落的傲慢。

然后就这样拖着明显下一秒就可能死去的身躯,苟延残喘。
在片刻之间,我居然找不出理由继续苟延残喘下去。纵使人类姿态时候伤口会好些,兴许还有继续存活的可能,可皮囊与神经都已疲惫万分。我想好好睡一觉,不再醒来。

此间我隐约感觉到被人或兽触碰,也懒懒不去理会。冥冥中思索 若是能很爽快地被了解 将自己从虚无的痛苦中解脱 也不失为好事。因而,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不免第一反应有些失落。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这般痛苦地存在着是为的什么呢? 我换事四周然后得到了神明为我准备的答案,抑或是神明本身:一个奇怪的全身裹着绷带的男人。我的腹部腿部的伤口已经被绷带简易地包扎过,手腕的上还没包扎完只是随意缠了几圈,绷带的另一头连着男人手腕上的绷带,从我这头被血打湿,有种奇特的视觉效果。多年后我才知道红线的典故,提起初遇时的这幕不禁哑然。

男人看到我醒了,脸上挂着随意轻浮的笑容:“哟,你醒啦?”彼时我虽能听懂人言人语,自己却还只能支支吾吾地发声,只好点点头。那人也不再和我说话,兀自盯着已经笑了很多的雨势喃喃:雨季过去之前,我就在这里陪你养伤吧?

那时我尚不知他出口成谶,而我被他一语中的。更不知 此后这段雨季 将成为穿越我一生的沧桑。


【提示】
1.用芥芥第一人称写的,文风缘故会显得太过老成…所以是以回忆的方式叙述故事。芥芥是一只离群的独狼。总觉得他兽拟的话就会是这样。
2.有很多地方致敬名篇《相忘于江湖》 比如题记
3.不得不说很多地理历史方面的设定都不科学!叔叔是理科生求文科生放过OTL比如又是草原又是竹子又是热带雨林气候(雾)怎么想也不可能在一个地区出现吧,所以不如当成一个地形结构奇怪而且每年有几个月连续下雨的异世界好了…后面还会有三次元的芥川先生以名作家的身份出线,所以和这只独狼的二次元芥芥不是一个人啦。文章里和独狼芥芥相处的呆宰就是BSD的呆宰,至于三次元那个…请不要较真了好吗。
4.我不是坑的制造者 我只是习惯龟更---所以如果有人看的话,也许是会更下去的。
以上,我是宁叔,一个芥shuai厨bi。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