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J3】我的智障哥哥-01 /策藏/现代paro/义兄弟/

人活久了总是健忘的,尤其小时候的事情。叶瑾也不例外。叶瑾对于小时候的记忆,定格在一个阴雨天的夜晚。那晚他躲在角落里,窗外冷风嗖嗖地在吹,撞得木窗子咯吱咯吱地在叫——就那样,他一个人躲在角落里蜷成一团不敢吱声。
小破屋子的正中间有两个人,被一盏奄奄一息的烛火摇曳着影子。其中一个是将从李瑜达出生至今的怒火都吼叫打骂发泄出来的李老爷,另一个是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的李瑜达。李老爷发了疯似的喊着,说你这个白痴你这个智障,是你害死了你娘。说小兔崽子你怎么就是什么都学不会呢我指望你大半辈子都打水漂了。李老爷看着木着脸的李瑜达就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是一耳光。少年被打得一个趔趄,再转过头用那种木然的模样看着李老爷的时候,脸已经肿了一半,一边鼻血簌簌地流到嘴角,划过下巴,然后吧嗒一声溅开在地上。
叶瑾只好把自己蜷得更紧了些,努力地隐没在黑暗里。纵使再年幼他也知道,这样的情况总是在这个小而破烂的家里发生。隔三差五,李老爷就会数落上李瑜达一顿,免不了的拳打脚踢。
李老爷拾起桌上的课本,又是一阵无言的辛酸。李瑜达刚入小学没两个月,老师就频频找上门来:“李老爷,这孩子怎么教不懂?智力有问题就别来学校了。”李老爷就那样把那翻得破破烂烂被胡画得一塌糊涂的课本攥在手里,蓦地想起了自己怕是再也用不上的那几本、历经千辛万苦从“革命斗士”手底下保住的书。又想起了多少个幸福的夜晚他和心爱的太太相拥,捧着那几本书期许未出世的孩子的模样——然后就为了李瑜达这样一个智障,命运夺走了他心爱的女人。
悲愤一时交加于李老爷心头,他大喝一声,将书重重地摔了出去,狠狠砸在李瑜达的额角。
少年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些波动,藏得很深,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小孩子的眼睛。血从他额角的伤口滑到眉角,再到眼角,很安静得流淌过红肿的半边脸。蓦地,李瑜达终于开口,软蠕蠕的声音带着颤,还有克制不住的抽泣。
“你不是……我爹。我要,我娘。”小孩子憋不住了,眼泪就从那眼眶里涌出来,可眼神还是巴巴地盯住李老爷,带着委屈带着未经世事的佯怒,最天真的谴责。李老爷如遭雷劈,手就那么僵在了一个抛书的姿势。
窗外,雷雨骤作。寒风终是冲破了破烂的木窗,席卷室内将最后温暖的火光也湮灭。黑暗里,李瑜达压抑的断断续续的抽泣渐渐朗声,小孩子在哭喊中特有的凌厉音色叫喊着娘。
叶瑾只记得自己似乎是被他所感染,又似乎是勾起了对从未谋面的爹娘的思念,也跟着李瑜达一块儿哭。
一道雷光闪过,映过一室简陋的土房子,两个痛哭的孩提,一个颓然的老农。
那天晚上后半夜,下过了雨,天空晴朗,泛着浅浅月光,正是澄澈的深蓝。李老爷不知道去了哪里,房内就两个孩子分睡在自己的床上。
叶瑾翻了个身,又翻了个身,任由身上的被子卷了一圈又一圈,把自己卷成了个粽子。他已经从先前的惊吓中缓过劲来了,但还是睡不着。他的小脑瓜不太懂哥哥和义父为什么吵架,他甚至不觉得李瑜达有哪里不对,但他还是能很明白地感知到一点:自己不希望这个“家”这样散掉。
苦恼地揉了揉脑袋(彼时叶瑾的头发也已留起来了,应了李老爷的意思也不打算剪了,据说他父亲也留着一个很帅气的大辫子),一咕噜坐了起来,挣扎了几下才抖掉刚才自己裹在身上的一圈圈被子。小脚丫探下床,踩到了冰凉的砖头倏地缩了缩,随即又探下去找鞋。好容易找到了那双小草鞋,踩上下了床,刚走了几步就觉得这鞋子踩在地上声音着实大。叶瑾偷偷地瞄向房间另一角的那张李瑜达的床铺,生怕吵醒了他,犹豫片刻就踢掉了鞋子,偷偷地迈向门外。
殊不知李瑜达经历一场争吵也毫无睡意,他早在叶瑾在床上打滚的时候就睁了眼睛看向他那边。他本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作声,结果看到叶瑾的小动作就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他就在黑暗中注视着叶瑾,看着月光下那个小小的身影一步一步向着离他愈来愈远的地方走去。
李瑜达心里有一阵唏嘘,但是他不懂。其实他并非愚钝到不明事理,只记忆不佳。此外,至多也只是有些时刻会脑子短路——至少他爹是这么骂他的。自李瑜达有记忆以来,李老爷就没给过好脸色。“他只是渐渐地撕破了最开始的脸皮”,李瑜达后来这样简短地描述李老爷对他的态度。在叶瑾来了这个家之后,在那个聪慧可爱香糯白软的小团子的对比之下,李老爷对他打骂更甚。纵使李瑜达很明确地感受到了这样的变化,他对叶瑾也丝毫不怀有恨意,毕竟他来或是不来,他和他那个所谓的爹都是那样相处的。李瑜达甚至对这个也没娘的小家伙有那么一丝同病相怜的关注,又或者是被那个小东西一句“哥哥”收买了也说不定。当然,六岁的瑜达没那么早熟,他只是知道看着先是李老爷,再是这个小家伙都离自己而去,心下是不愿的。
他挺委屈的,他还搞不懂什么是生活,什么是所谓的“生下来,活下去”的解释,但是他也挺讨厌哭的,据说那是没本事的人才会干的事情。于是尽管鼻头酸酸的,李瑜达也只是将眼泪都憋在眼眶里,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想事情。
忽然,叶瑾抓了什么东西又急匆匆地跑回来了,似乎是忘记了自己出去的时候还在努力 不惊扰到李瑜达。李瑜达听到声响也下意识地闭眼睛,一阖上眼憋在眼眶里的泪珠子不期然地滚过。正巧叶瑾一进房就朝他扑过来,不知道拿着什么凉糊糊的玩意就往李瑜达脸上抹。摸了两下又换了只手朝他脸上毫无章法地捏了几下,过了几秒,窃窃地开口:“瑜达哥哥,你哭了?”
李瑜达蓦地坐起来胡乱摸着脸,看着自己床边的小豆丁:“没,没有。你往我脸上抹得什么。”
叶瑾看着他猛地坐起来也有点慌乱,把药膏举到李瑜达面前道:“从柜子里找的……”
李瑜达也就沉默了,叶瑾看着这人不说话也就试着再给他糊了一把在那半张肿圆的脸上。然后又爬上他的床边,跪在他身边小身子半倚着人,细细地往他额角抹。
李瑜达看住叶瑾专注的眼睛,在月光下似乎泛着光。他不知为何心下有一阵触动。叶瑾趴在他身上给他处理额角的伤,疼是真的疼,他咬紧牙关尽量不表现出来。同时,也收拢了自己那些莫名的感动。
对于李瑜达来说,叶瑾是第一个关心他的人,是第一个愿意为他上药的人,是第一个把他当常人来看的人。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人。是他活着的意义。
李瑜达突然伸手,把自己身边的小家伙紧紧抱在怀里。
“瑾,我会好好护着你的。”李瑜达拍着叶瑾的脑袋,许下他将用一生去守护的誓言。
叶瑾似懂非懂,只是点点头,很顺从地任哥哥抱住。
天,逐渐亮了。
---------
今天的更新格外粗长嘿嘿。终于进入团子的剧情啦!
今天是暖心的小团子叶瑾不过以后可能就没这么甜啦…希望能收到好多评论来和我讨论剧情以及bug_(:3(你做梦
又,总是把叶瑾手滑打成叶瑜…难过…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