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也叫UncleNing

宁叔. 写文是坑手 渣绘是毁图手 cos是拖片狂魔 语c是养老吃瓜群众. LOF主要屯一些文 挖一些坑.

【J3】我的智障哥哥-12 /策藏/现代paro/义兄弟/

叶瑾是在迷蒙地转过拐角之后碰到那个女人的。是真的“碰到”,撞在了人家身上——叶瑾迷迷糊糊地转弯,那人形色匆匆地前进。

那女子长相不算多么惊艳,却一身淡雅温柔的大家气质。叶瑾还未省明白,女子就蹲下来揉揉他的小脑袋:“孩子,没有撞到哪里吧?没撞疼吧?”

叶瑾一下子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对……对不起,大姐姐!是我不好,没有看着路。”

“不不,是我……咦?”那女子忽然顿住,上上下下打量叶瑾,然后喃喃:“真是像呢……”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啊?父母叫什么名字?”

“……姐姐,爹不让我和陌生人说这些的。”叶瑾想了想没想出怎么编排过去,只好老老实实像个小学生似的回答。

“……对不起,是我多问了呀。”那人温婉笑笑,又问:“你的家长在这里吗?我可以找他聊聊吗?”

叶瑾又细想,抬眼去瞧女子,怎么看都是一副温柔的样子,也许真的有什么事情呢?再说,他们也是凑巧来到这家医院的,怎么可能是刻意有什么谋划的呢?思索一翻报出了他和李老爷休息的病房号——已经给李瑜达定好了床位,如果他能熬出隔离观察室,就会住在那里。

女子也不再多话,笑着站起身拍了拍叶瑾的脑袋,转身匆匆离去。

本来叶瑾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太多事情冲得他脑袋几乎要爆炸,有一件没一件时沉时浮根本说不上来。

于是在某天清晨,叶瑾迷迷糊糊地从梦里清醒过来,睁眼就看到一个人和李老爷对坐喝茶,在聊些什么事情。

那个人衣冠简单而大方,披着浅茶色的羊绒毯,身着修身得体的白色衬衫,深褐色休闲裤,显得整个人精神又气质。他生得好似个衣架子,比城里头橱窗里的那些都好看,叶瑾想。——当然,叶瑾彼时还不知晓这一身行头的价钱。

最显眼得不知是一头银白的雪发还是精致面上浅浅的微笑,他闭目坐在阳光下,在飞舞的扬尘中似乎遗世独立,又似乎下一秒就要融化在太绚烂的光耀中。

“是神仙大人吗……”叶瑾以为还在梦里,他小声开口。

“神仙大人,救救我哥好不好……他,他。”声音逐渐大起来,却带上了哽咽。

然后他看到神仙朝他的方向转了过来,开口,清亮的嗓音富有穿透力:“叶瑾?”

“……是。”叶瑾慌忙点头点得好像鸡啄米似的,忽然又反应过来什么,狠狠掐一把自己的胳膊。嘶——真疼——糟了丑大了不是做梦吗。“……对不起,我,我以为是在做梦。”

叶英笑意更甚,他本就喜欢小孩子,面前这个侄儿显得尤其天真可爱。他开口:

“叶瑾,我叫叶英,算来,是你的叔叔。你的父亲是我的表兄,在我父亲那辈分上的血缘。DNA验证罗浮仙已经交给你的养父了。”

叶瑾愣愣地眨眨眼,听他继续说下去。

“表兄从小是寄养在我家的,和我们四兄弟一起长大,颇是亲厚。后来到了读书的年龄,你的爷爷才将他接回去。再往后彻底战乱了,就再没了联系。可好巧不巧,前几日竟让罗浮仙遇着了你。她也是从小在叶家长大的,认得你父亲——听她说你长得同你父亲真像。”

为什么是听她说呢?叶瑾又眨眨眼,望向在一旁立着的那位女子,似乎是叫罗浮仙。

罗浮仙会心一笑,解释道:“大少爷自幼身体欠佳,少年时一次高烧坏了视力。叶瑾——来给叔叔摸摸脸?”

叶瑾爬下床,有些怯怯地,看看一旁一直沉默的李老爷,后者向他微笑着点点头,他便稍微安下心来站在“神仙”面前,老实任他动作。

叶英的手抚上他的脸颊从眉骨到鼻梁,细细摸索,掌上有些茧子,微微粗糙的触感却十分使人安心,温热的掌心贴上叶瑾发凉的面颊,带着温暖的气息。叶瑾打量叶英的脸,真是好看啊,比自己更成熟,更雕琢,却隐隐能看出来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忽然就有些感触,叔叔啊,是真的血脉相连的亲人啊。连日来的压力,委屈,担忧,强迫着自己表现出来的坚强在这个瞬间消失殆尽,决堤而出。“叔叔……呜。”叶瑾一边哭嚎着扎进叶英的怀抱里,一边模糊地想,这就是血亲的奇妙之处吗。

叶英什么也没有说,一下一下地拍着他在自己怀里一颤一颤的背脊,小心地把他裹在羊绒毯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也想要庄花抱抱0-0x  迷之cp感x  会穿插一点点李叶 微量那种

评论(3)

热度(15)